今天你产出靖苏了吗

靖苏产出群活动专用lo |群号:168702195 欢迎太太们入群一起玩耍,申请时请备注昵称和技能点 么么哒

【靖苏/原作向】愿望

要哭了

迟舫:

首次发文,写得不好请多多指教(鞠躬)
先艾特主页君为敬(ง •̀_•́)ง @靖苏粮食推荐主页  @今天你产出靖苏了吗
入坑较晚,大概一年吧……但真的很喜欢景琰和苏哥哥!(*/∇\*)
短篇,一发完。
关键字:孩子,先生
——————————————————————————————
愿望


   刚放下毛笔,准备从一堆折子中抽出一封。粉雕玉琢的小太子抓着他的玄袍蹭来蹭去。
   萧景琰暗叹一声,打算把小太子抱起。小太子却挣脱出来,仰着头,咿咿呀呀含糊不清的问,父皇你有愿望不?
   他本想用大手拍拍孩子的发顶,当听清问题后,手却滞在半空,最后扯出一抹苦笑“父皇……没有愿望。” 
    少时候,他希望他不得宠的母亲不必应对皇后的刁难,即使母亲总是温和的笑着,告诉他“景琰,没事”
    再后来,皇长兄抱着一个在襁褓中牙牙学语的小娃娃“景琰,这是小殊。”
    他好奇用手指点了点小家伙的鼻子,然后被毫不到客气咬一口。
     他郁闷的挠挠头,嗯,被欺负了。
     后来的确被欺负。
     林殊一开始还叫他“景琰哥哥”,后来毫不客气喊“景琰——景琰——”。
     林殊天资出众,又是将门之后,等个头蹿高后,常常赤手空拳把他打得趴下。调皮捣蛋后的黑锅让他背,直到被林帅发现家法处置又跑到他面前哭。
    萧景琰并不反感,甚至是欢喜。
     他喜欢一声不吭扛黑锅后,林殊几分愧疚几分忧心纠结半天后问“景琰,你没事吧”,那时的语调是微微下沉,如佛牙被下令不能动时不满的低嗥,带着浓浓的鼻音。
     他喜欢看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林家小殊受委屈后趴在他的肩头哭;他喜欢看林殊蹭一脸脏兮兮,靠着他睡去。落日的余晖斜斜镀在侧脸,睡颜安恬带着孩子气,时不时动动,找个更舒服的位置继续酣睡。
   “景琰”林殊挥着长枪以一式横挑收尾一枪法,额发因汗水粘在额前,露出闪闪发亮的双眸“我以后要和你,和祁王哥哥戌守边疆,立功建业!”
   萧景琰想,这是愿望吧。他坚信不久就能实现。
   他们那时看到战旗便激动得战粟,看到敌军黑压压一片,兴奋揉着紧张点燃斗志的引线。
   渴望挥刀将敌军斩落马下,渴望策马挥刀杀出生路。
   后来。
   萧景琰后来常想,是不是因为小殊过于张扬明亮,以至于消损了属于梅长苏的温度。
   他有一个愿望。
   他从不屑到期盼两人议事。
    夜色深沉,烛光柔软了那人白昼的锋利,平添几分君子谦谦温润如玉。
    他想看那人对他笑,不是低眉敛神的浅笑。是那种嘴角自然上扬,眼角都带着笑意。
     但,什么也没有。
    他只是一次次以议事之名推开门,看到那人眼底乌青,宽大的青袍空荡荡挂在身上,道声“殿下”。
无可救药的循复。
许久后,他想起此景,这样也好。
   萧景琰自认清心寡欲,却不知从何时起,关于那个人,却生出愈多的贪与欲。
    他希望握住那人冰冷的指尖;他希望,那人死死攥着他手腕,无助迷茫呓语道“景琰,别怕……”时,他能将那躯孱弱的病痛之身拥入怀,一如那人一样,重重复复回答“不怕,我在。”
   ……
   欲织成网,无处可逃。
   翻案后,萧景琰看着梅长苏,一字一顿说:“小殊,你能不能留下来,陪我看清明盛世?”
   一如年少时,我们所期待的清明盛世。
    梅长苏拒绝了,许是不忍看到好友过于失落的表情,安慰道:“过个三年五载再回来看你。”
    到了后来梅长苏出征,萧景琰想,其实他的苏先生逍遥朝野之外,继续当江左梅郎,也好。
    萧景琰发现,他好像许过很多愿望,都有,又都没有。
    他想过另外的结局,俩人相遇于江湖,清明盛世,百姓安居乐业。对酒当歌,游山玩水,至此一生。
     此刻,东方既白,案台上点了一晚的蜡烛终于散为青烟,小太子早已被抱回,正睡得香甜。
     萧景琰换上另支蜡烛,就着烛光看到铜镜映着一张双鬓微白的脸。他又想,希望自己活得久一点,久到岁岁年年的清明,都可以在那人坟前,温一壶洒,折一枝青柳。
   道声:“长苏,我来看你了。”
   

评论

热度(75)

  1. 今天你产出靖苏了吗迟舫 转载了此文字
    要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