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产出靖苏了吗

靖苏产出群活动专用lo |群号:168702195 欢迎太太们入群一起玩耍,申请时请备注昵称和技能点 么么哒

【新春刀糖战3.0】初四作品 · 今世安

糖组作品 · 今世安

今年的海棠又到了花期,白色的花瓣被阳光衬托地越发安静,默默地在属于它自己的天地里绽放着自己的光彩。

飞流看了一眼这安静的花,想了一下觉得苏哥哥可能不会喜欢,于是就直接忽略了过去,毕竟他记得苏哥哥最喜欢的是梅花。

而由于身体原因最近不长出门的梅长苏看到这一树海棠时,心底虽是喜欢,却也知道它闹中取静的艰辛,并不想轻易去打扰。

 自打景琰登基后,随着进出这里的人越来越少,这个并不小的苏府就越发显得清净了,这倒是方便了梅长苏安心养病,虽然他自己其实并不甘心,但也无可奈何。

还好年关将近,清净了许久的苏府终于又要热闹一波了,只是来的这人,怎么每次都只有萧景琰一个?

“陛下政务繁忙不必要每次非得要亲自过来,尤其是这年关将近,宫里大小事务还等着陛下操办呢。”

萧景琰默默低下了头,“先生这是不欢迎我来吗?我现在这个位子也少不了先生助力,现在我当上皇上了就不能来请教先生了吗?”

“我只是相信陛下的能力……”

“夺位的时候征求先生意见征求习惯了,一时半会儿这个毛病恐怕是改不了了。”

梅长苏心里虽然知道萧景琰这是在强词夺理,他也只是为了多来苏府上逛几圈而已,但他毕竟一国之君,总是往一个白衣府上跑算什么事!

“陛下总依靠我这一个外人怎么能行呢,这个国毕竟还是陛下的,怎样治理好她靠得还是陛下的能力,陛下要是觉得自己力不从心,朝堂上不是还有那么多能官强将呢吗!”

萧景琰定定地看着梅长苏,那眼神彷佛在说:你也知道他们什么都会啊!我这皇上当的可没劲了!

梅长苏接收到了他眼睛里的信号,心中轻笑,好不容易给他铺好的路,现在怎么还怨起自己来了……

“陛下…这是来请教问题来了还是来诉苦来了?”

“想如今这点上不了台面的苦水我也只能上苏先生这来诉说一下了……这几年天下是太平了,但我也没了当初的满腔热血了,要是没有苏先生的话我还真是不知道自己这些话去和谁说。”

梅长苏心想,这才哪到哪啊他一张口就几年过去了,要是真等几年过去了可怎么办啊……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得先让他回宫里过年,而且今年他也不能再进宫了。

“陛下…现在正值宫里最繁忙的时候,您还是回宫吧……”话是这么说,他心里想得却是:你应该回宫去看着他们干活,而不是在这跟我忆苦思甜!

“咳,这也是我今天想来找苏先生的目的之一,苏先生的病之前一直不曾痊愈,现在好不容易气色好了点,我想让苏先生进宫住两天,先生意下如何?”

梅长苏有些没有想到这个对话的走向,这个邀请怎么听怎么变扭,为什么现在要他进宫?为什么还要住两天?还有,两天是多久?

梅长苏觉得他一定是有什么瞒着自己的事,只不过进宫这么大的事怎么能是说进就进的呢……他看着萧景琰期待的眼神一时有些头疼。

“景琰,你到底想干什么?”

“年夜饭当然要和先生一块吃,不然怎么能算团圆饭呢?!”

“那我除夕当天再进宫不就好了,为什么还要我住两天呢?”

“当然是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这样先生才能看见我是怎样工作的,才能给我些建议嘛……”

“景琰,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跟我坦白的?”

“怎么可能……”

“那我就当天去当天回!你过年前也别再来府上了,我这还有别的客人要接待呢!”

“哦……”

还好离过年也没剩几天了,萧景琰就真的没再去苏府,当然也是因为实在太忙……

好不容易等到了该吃年夜饭的时候,梅长苏却迟迟不来,萧景琰心里有些慌了,他不会真不来了吧……那这年过得还有什么劲啊!

还好,还没等萧景琰忍不住派人出去找他他就到了,想必他也是算准了萧景琰什么时候会忍不住派人,然后自己掐着点在他派人之前来的……

他刚坐到桌边,萧景琰就总是不由自主地往他身上瞟,然后脑子里就全是这个饭菜是不是不合他胃口啊他怎么都不怎么动筷子啊?还是他还在生自己气不想吃啊?

萧景琰摇摇头,自己脑子里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或许人家只是病未痊愈食欲不振呢……

不过梅长苏虽然菜吃得不多,酒喝得却不少,因为都知道他是功臣都来敬他,他自觉自己没什么官位这酒也不好全都挡了不喝,只能硬撑着凑活喝了那么两三杯,不过这对于他来说却是足够醉了……

萧景琰知道他不能喝,但没想到他这么不能喝……毕竟很久以前他俩也是一天一坛酒的人……

于是错误预估了梅长苏酒量的萧景琰只能提前结束了这场晚宴,然后把他留在了自己房中,这回他可真是想不住都不行了……

那一个晚上的事先不提,早晨起来发现自己宿醉在景琰房中的时候苏先生就觉得自己这岂不是算主动投怀送抱了?那位的小算盘这回是彻底打到点上了呢……

“苏先生醒了?昨天先生喝多了,我迫不得己才让先生在我这委屈了一宿,现在已经给先生收拾出来了一个干净屋子,在宫里这几天苏先生就先住那里吧……”

“景琰,现在你能说你想干什么了吗?”

“先生别这么严肃,我就是想带先生出去转转,体察一下民情,然后顺便去趟江左盟。”

“你这是干什么,为什么非要赶在这个时候出去?”

“因为初二要回娘家啊……所以当然得先去江左盟了……”

“哦……好吧……”

还好江左盟到金陵城找匹快马也就差不多一天路程,车里也就坐着萧景琰和梅长苏两个人,后面还有些苏府的家丁,至于宫里的人,萧景琰是一个没带。

“景琰,人家天子巡游规格都很高的,到你这怎么就弄得这么不伦不类的……”

“其他的皇上巡游那都是作秀,百姓就算有再大疾苦也不会当着皇上面表现出来。我赈灾过这么多次,当然知道微服私访应该是一个怎样的态度了。”

“反正不是回娘家的态度就行……”说完这句话梅长苏就闭上了眼,不去管萧景琰的反应了。

萧景琰默默无语,不过这一路上该照顾梅长苏的地方他也是绝不含糊的,反正他的宗旨就是,其他人能不上这辆马车就最好别上来。

马上步入江左盟地界,梅长苏绷了快一路的弦也终于能松开了……

只不过,虽然旧例说得是初二回娘家,但萧景琰不知不觉都快在这待了五六天了……

初二那天喝多了初三要缓缓他也就不说什么了,这两天开始各种奇葩理由往外冒,他这是有多不想回去啊?

梅长苏真是天天轰都轰不走他,最后他一直拖到了梅长苏要回金陵他才继续蹭着他的车回去。

“陛下这么多天可体察到什么民情了?”

“我这次去的都是富饶之地,这些地方都没有大的民怨民苦,下次换一个地方体察。”

梅长苏笑笑,就他一直在江左盟的地界里待着,会看见什么民间疾苦就怪了。

当然萧景琰这么作的下场就是,回到宫里他足足忙了一个月,才把走时欠下的活干完。

不过他也是一刻没耽误,忙完立刻去了苏府,力劝让他来宫里住着,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虽然总共也没几次梅长苏就答应了吧……

宫里的这间屋子空了许久了,萧景琰为了给它增加点人气天天往里跑,等到梅长苏真住进去的时候,他都跑习惯了,而且还随手带着东西进。

春天带桃花,冬天带梅花的,让这间屋子里总是充满花香,不过这要是让飞流看见了,他很有可能会把萧景琰插的扔了换一束自己摘的,彷佛在哄两个孩子玩的感觉让这间房的主人哭笑不得。

“景琰,飞流这个孩子给我插花也就算了,你怎么也总是跟着凑热闹呢?”

“我看见好看的东西,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和先生分享……”

梅长苏也是真拿他没辙,不过他觉得这样也挺好的,打打闹闹中这一句现世安稳的誓言总算成了真。


评论(8)

热度(149)

  1. 白舜水今天你产出靖苏了吗 转载了此文字
    认领自己的儿子qaq终于肯跟我回家了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