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产出靖苏了吗

靖苏产出群活动专用lo |群号:168702195 欢迎太太们入群一起玩耍,申请时请备注昵称和技能点 么么哒

【新春刀糖战3.0】初八作品 · 鬼话鬼说

刀组作品 · 鬼话鬼说

 

【皇上驾崩啦】

 

夜未央。

黑暗笼罩大地,厚厚的云层沉甸甸地压在金陵城上,一丝星月的微光也透不过来。

灯火通明的帝王寝宫殿外,群臣乌压压地跪了一地,时不时微微抬起头观察着屋内的情景,又深深地埋下去……

周围安静地听不到一丝声音,只有寒风抚过庄严巍峨的城墙,留下窃窃私语,放佛在诉说着千百年来的沧桑历史。

“起风了啊。”窗边一个苍老的声音喃喃说道,抬起颤巍巍的手关上了窗户,回头看向床榻上的人。

里面躺着的正是大梁的当今天子萧景琰,他是一代帝王,也是一个传奇,他从一个不受待见的皇子到扳倒当时最受宠的太子和七珠亲王登上皇帝的位置也不过两三年的时间。

他的故事被人口口传颂,登基之后励精图治,以民生为立国之本,开创了新一派的大梁盛世。

只是这个传奇本的最后一页现今也画上了句号。

在床榻边上站着一个相貌姝丽的女人,眼中隐隐泛着水色面上却是一片坚忍之态,她的手落在一名约是八九岁的幼童肩上,那孩子身型尚幼却衣着华丽,他抬头看看母亲,又看看床榻上躺着的人,神色懵懂。在他们旁侧站着一名青年人,身形挺拔,面容刚毅,像是一棵小白杨一般站得笔直。

高湛没想过自己能活这么久,久到见过了太多的金陵城内的风卷云涌。

“皇后娘娘……”高湛向他们走了过去,冲着床榻旁的女人深深弯下腰跪拜道,“陛下旧疾突发,谁都不曾想到会如此严重。但事已至此,还请皇后娘娘念太子尚幼,不要过于悲切,保重凤体……”

话音未落,自己却是不忍再说下去,陛下向来身体健康,谁能想到一次偶发的风寒突然引起旧疾,纵使太医却极力救治,却也无力回天……怪只怪天嫉英才。

女子微微合眼,落在幼童肩上的手在微微颤动。

“母后,父皇他怎么了?”幼童扯扯女子的衣摆,似是不解。

女子定了定情绪垂眼看向幼子,弯下腰平视孩子的双眼道:“你的父皇……要去很远的地方了。”

“那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他回不来了,那个地方去了就回不来了……”女子的眼中有不忍但更多的是期许,“所以从明天起,你就不再是大梁的太子,而是这大梁的新皇帝,你知道你要做什么吗?”

“知道,父皇常说做皇帝最重要的就要勤政爱民,”幼童的声音还嫌稚嫩,却一字一句说得认真,“我如果做皇帝,一定会成为跟父皇一样伟大的皇帝的!”说着他转过头来冲着一旁站着的青年说,“庭生哥哥也会帮我的吧?”

青年闻言立即跪下,道:“末将定会誓死协助殿下!”

“好,都是好孩子……”女子微微哽咽着将两人都拥入怀中道,眼角隐隐有泪光闪过。

“那母后,我还能见到父皇吗?”幼童闷闷的声音从女子胸口传来。

“嗯,总有一天,我们也会去见他的。因为那边有那些对我们很重要的人。所以我们一定要做的很好,才不会让他们失望。”

“那父皇之前这么努力,也是为了不让那个对他很重要的人失望吗?”

女子一怔,视线慢慢飘向远方喃喃道:“对啊,你父皇现在应该很开心吧?终于能见到他了……”

武靖十一年,梁武帝薨,享年四十二岁,举国同悲。

 

 

 

【先生,好久不见】

对于萧景琰来说,死倒更像是一种解脱。

他从来没觉得自己的脚步这么轻快过。也许是因为他现在可以直接用飘的……

青山群抱,白云环绕,泉水叮咚,燕雀啁啾,倒是一块风雅的好去处。

他就在这里了罢?

山间靠溪旁一座小小的竹屋,断断续续的琴音传出,似是主人闲散时随手抚之,却为他指明了方向。萧景琰在竹屋前停住了。

阔别数十载,他竟想不出该以什么样的表情面对屋内的的人才好。

明明已经是四十几岁的人了,却在这一刻如同毛头小子般忐忑不安。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何心脏这处仿佛又激烈地鼓动起来,沉重又疼痛,却着数十年来第一次感觉自己像是还活着般躁动不安?

正在踌躇间屋内的人似有所感,琴声骤停,似乎就是下一瞬间,那人就站在了萧景琰面前。

上次见面似乎还在昨天,却横跨了十年生死。那人还停在十年前的那一刻,眉目依旧,自己却是又经历了十年的沧桑。

萧景琰一眼不眨地看着眼前的人,胸膛中翻滚的感情似乎能把他淹没,却只能勉强勾了勾嘴角,发出的声音是他自己也没想到的嘶哑:“先生,好久不见。”

但是没有想到下一秒,门板就重重的地被关上了。要不是他躲得早,门差点就撞上他的鼻子了啊!

这是对待十年没见的爱人的态度吗?

但是……开门那一刻,看到那人震惊的眼,萧景琰还是不禁一阵心疼。

萧景琰上前敲门,却发现门也没有关紧。推门而入,萧景琰看到那人正跌坐在塌上,听到有人进来,抬起了头看他,似是有些迷茫。

萧景琰走过去,直到跪坐在他面前,萧景琰能感受他的视线随着自己的移动而移动。

“我知道我现在很不一样了,”萧景琰摸摸自己的脸试图打趣道,“毕竟我又比你老了十岁,但你这样避而不见的态度可真是让我难过。”

萧景琰直视着梅长苏的脸道:“小殊,我来了。”

梅长苏慢慢抬起一只手轻触萧景琰的脸颊,长长的眼睫不断颤动,眼中因蕴藏着浓厚的情绪而深不见底,在碰到的那刻似是如梦初醒,神色由无奈到妥协,低下头,叹息道:“景琰,你来的太早了。”

“不,”萧景琰牵起梅长苏的手,正色道,“虽然这次死亡不是我本意,但如果死亡能让你我相见,那么我对它心怀感激,只是真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

梅长苏轻笑出声,有些无奈地说道:“我还能说什么呢?你都已经已经在这里了。”

“没错,”萧景琰也笑了,“所以与其说这些有的没的,不如省下时间来做点什么更有用的事。”

“不正经的水牛。”他的尾音消失在男人凑上来的唇间,在几个交锋间,两人已开始细细喘气。

不知什么时候,梅长苏发现自己已经被萧景琰压在身下,而萧景琰的唇已经在他的锁骨间摩挲起来。久违的触感让梅长苏忍不住轻喘出声,似是被声音刺激到,萧景琰的动作越发激烈起来。但是梅长苏似是想到了什么,开始挣扎起来:“景琰,等等……”

“嗯?”话音未落,又被萧景琰夺取了唇舌的使用权,再也无暇顾及。

“等等……”

梅长苏刚尽力推开萧景琰,突然门前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

“儿砸!我和你娘来看你了!你这个山沟沟里忒难找,还是跟我和你娘回去吧。”

 

 

【你好,岳父大人】

“爹,你来啦。”梅长苏一面整理自己的衣服,一边上前唤道。

林燮跟萧景琰记忆中的样子很像,外表很是威严,对小辈却是极好。但是这样见面方式的确有点尴尬,特别是你把人家儿子正衣冠不整地压在身下的时候。

“你们这是……”林燮瞪大了眼,“在打架吗?”

“呃。”梅长苏像是被呛到了。

“极好,极好,”说着林燮上前大力拍着梅长苏的肩,爽朗地笑道:“我就说你一天到晚闷在屋里弹琴吹笛,一副病怏怏的样子。人嘛,就应该多动动,以后可以多和这位小兄弟切磋切磋。”又转过头来,豪爽地冲着萧景琰问道:“对了,还没问这位小兄弟尊姓大名啊?你是刚死的吗?家里死了几个了?既然你跟我家这鬼崽子是朋友,那要不要来我家吃顿饭?”

林燮竹筒倒豆子般甩了一堆问题出来,萧景琰感觉自己笑得都有点僵硬了。话说鬼是不是能穿墙来着?他现在能钻个地缝吗?

不过林伯伯爱结交的性子也是一点没变……

 

“好了,”晋阳将林燮拨开,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几眼后萧景琰道,“你是景琰吧?都长这么大了。”

“什么?萧景琰?那不就是那个死老鬼的儿子?”林燮惊叫道。

“也是你义妹的儿子,你妻子的侄儿。”晋阳白了他一眼道。

“哼。”林燮叉起了手,冷哼一声却不再说什么,倒是晋阳的视线一直在梅长苏与萧景琰两人之间徘徊着。其实比起看着严厉的林大帅,萧景琰倒是更害怕这个温柔娴静的姑姑,总是似笑非笑,眼睛灵动,仿佛能看透人心似的。

小时候就听大人说比起古灵精怪,那时候的小殊都不及他娘的三成。

 

“爹,娘,你们这次来不是说有事儿嘛。”梅长苏连忙岔开话题,带着着林燮到桌边坐下,又给他沏了一杯茶。

“对了,不说差点忘了,我跟你娘这次来是有正事的。”林燮赶忙放下茶杯道。“诶,夫人,你扯我衣服做什么?儿砸!你来看看这些画像,都是我和你娘精心挑选出来的。你看这位王姑娘,乖巧可人,模样又好;再看这位苏小姐,冰雪聪明,而且刚死没多久……哎呦!夫人,你又掐我做什么?”

“你就不能少说两句。”

林大帅吃痛放下了画卷,刚要为自己辩解几句,看到晋阳杏目圆瞪,不由就怂了起来,只喃喃嘟囔着:“之前不是你也同意的吗?小殊来这边之后就一直这样孤孤单单的,让他与我们同住都不肯,我知道他是因为心里装着人,但要等人百年之后不知是要等多久,况且人家死后也不一定就会与小殊相守。若是他能将这份执念转移一二,也未尝不是好事。”

“但是我想那个藏在小殊心里的人大概已经来了。”晋阳说着,却看向了萧景琰。

“哦?那是哪家姑娘?你爹我见过吗?”林燮不禁大感兴趣,对冲着梅长苏问道。

“您见过呢。”梅长苏挑眉答道。

“那在哪儿呢?”林燮兴奋起来,自己生前没喝到的媳妇茶,现在终于有着落了吗?

“就在此处。”

“这里?那你把人姑娘藏哪儿了?快请出来吧!你放心,只要你真心喜欢,你爹我也不会棒打鸳鸯的。”

“只要我真心喜欢,不管什么样的都可以吗?”梅长苏问道。萧景琰心头一动,却见梅长苏偷偷冲他挑了一下眉,顿觉胸口滚烫。

“那是自然。”林燮道。

“林大帅一言九鼎,应该知道这说出去就收不回来了。”晋阳状似无意的提到。

萧景琰似乎看到梅长苏和晋阳的头顶似是长出了一对狐耳,这大狐狸和小狐狸正一步步将林燮往他们挖好的坑里带。

“为何要收回?”林燮不明所以慷慨陈词,“相知相守何其不易我难道不知?我又岂会成为其中的阻碍?”

“好!”晋阳为其夫鼓掌叫好。

“现在你们可以让我知道是谁了吗?”林燮急切地问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晋阳竖起手指在屋里一转,神秘兮兮地说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嗯?”

“景琰,你也听到了。若你能真心对我家小殊,我跟你林伯伯便不会阻拦你们。”

“嗯嗯?!”

“我能再与小殊相见,已是大幸,自然再不会离开他。”

“那便好了。”

“谢谢娘!”梅长苏应道,萧景琰与梅长苏两人对视一眼又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晋阳看着他俩眼角露出了笑意,只留下一人一脸懵逼。

“嗯嗯嗯?!”

“这个就是我们小殊等的人啊,这样正好,亲上加亲,”晋阳笑眯眯地说道,“景琰啊,快跟你林伯伯打个招呼。”

“景琰见过林伯伯。”

“傻孩子,可以改口了。”

“哦……”萧景琰慎重地向林燮一拜,道,“景琰见过岳父大人。”

“哈?”林燮像是被雷劈了般进入了石化状态,过了半晌才颤巍巍地道:“晋阳,我…我可能年纪大了耳朵不太好使了,你听到景琰刚才叫我什么了吗?”

“听到了,人家叫你岳父呢。”

“别说那两个字,”林燮又倒抽一口气,看起来快喘不上气了:“我觉得我快死了。”

“放心吧,你已经死了。况且你自己也说过不会阻拦,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了。”

“可是……”

“可是什么!”

“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他为什么是那个死老鬼的儿子!”林燮又抽了口气,大声叫道,“不行不行!萧家的死老鬼死了之后就整天缠着我妹妹不说,现在他的这个死小鬼还缠上了我儿子。我们林家哪里对不起你们萧家了,让你们做鬼也不放过。”

原来重点是这个吗?

晋阳用葱白般的手指戳着林燮的额头道:“我也是萧家人,你说的做鬼也不放过你的人里面也有我吗?”

林燮连忙赔笑道:“不敢不敢,夫人自然是特别的。”

看着这两人吵吵闹闹,萧景琰将头微微凑向梅长苏,压低声音问道:“死老鬼?”

“就是你父皇,死后就整日去找月瑶姑妈哭着求原谅,一年被踢出来三百六十五天,却还跑得勤快,都快成为鬼界一景了。我爹说他是人死了脸皮倒是更厚了。”

“呃……”

 

【没有余生了,死后请多指教吧】

“小殊,有空常和景琰回来坐坐。”

“知道了娘。”

“景琰呐,小殊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姑妈……岳母。”萧景琰在晋阳的眼神暗示中改了称呼。

“哎!”晋阳眉开眼笑,一旁的林燮还冷哼一声:“我还没同意了啊。”

“去你的,”晋阳笑骂道,又牵起萧景琰和梅长苏的手道,“他就是这么个犟脾气,人都死了还有什么看不开的呢。

“其实你们也都知道,死后这个世界是虚幻的,但对于我们来说,它就是真实的,所有生前没有完成的缺憾,在这里,你有了新的机会将它补全,我想这也是景琰的父亲一再拜访月瑶姐姐的原因吧。所以当这个机会来的时候,你们也要好好把握啊。”晋阳将萧景琰和梅长苏的手搭在了一起。

“嗯。”梅长苏轻轻应道。

晋阳看着他们,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好了,我们也该走了。”说着带着仍嘀嘀咕咕的林燮离开。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景,萧景琰反手握住梅长苏的手。梅长苏转头看向萧景琰,但萧景琰仍看向远方:“余生我没能给你,但在这死后的时间里,请多多关照了。”

梅长苏低头浅笑,也紧了紧牵着的手,看向远方应道:“嗯。”

 

【FIN】

评论(30)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