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产出靖苏了吗

靖苏产出群活动专用lo |群号:168702195 欢迎太太们入群一起玩耍,申请时请备注昵称和技能点 么么哒

【新春刀糖战3.0】初九作品 · 纪念日

糖组作品 · 纪念日

现代AU

 

铃声响起,是萧景琰打来的。

“喂,景琰。”此时的梅长苏坐在一间大楼的管制室内,接通了萧景琰的电话。

“小殊,你那边怎么样。”萧景琰试着尽量克制住自己,但担心的心情还是借着这短短一句话传给了对方。

“景琰,我没事,”梅长苏内心叹了口气,“我不都说过吗,没有十成的把握,我是不会冒这个险的。”

“可那个人是夏江!”萧景琰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深吸了一口气,这声音通过听筒传到梅长苏耳朵旁,让梅长苏不由得耳朵一热。

“景琰,我还是那句话。”梅长苏看着自己的电脑屏幕,梅长苏用温和却坚定的语气的说:“我是从地狱爬回来的人,再大的险我也不会怕了,所以放心吧。”

“小殊!”

“景琰,第一小队已经进去了,”梅长苏看着屏幕上移动的红点,“他们已经成功潜入悬镜公司,接下来就该突破第一层楼,从已得知的情报来看,这会是场血战。”说罢用手支柱头,“但愿冬姐赶过来救场时,我方损失不大。”

“哼,折了谢玉,就要跟我们玩这么狠的,这个夏江,真是.........”

“景琰,要是夏江没那么狠,他也不会与谢玉狼狈为奸,做出那等丧尽天良的事情了。”

这句话不由得让萧景琰回想起十三年前,十九岁的他刚从国外回来,就从父亲口中得知自己的兄长萧景禹私通军火商买下极具杀伤性的武器,与赤焰部队联合谋害聂锋将军的事,得知消息后的他死活也不愿意相信向来忠心的兄长和赤焰部队会做出这样的事,决定上诉,结果饱受自己父亲的冷落,直到那次梅岭战役里侥幸脱身的小殊再一次来到他眼前。

“话说小殊,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吗。”当萧景琰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梅长苏愣了一下,“也就是在军校的生活。”

“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梅长苏笑了一下,“难道水牛觉得气氛太紧张了想要缓解气氛?”

“回答我就可以了。”

“当然,你干的那些糗事我一件也没忘。”此时管制室外响起枪声,对决开始了,“要我一件一件说给你听?”

“没事,记得就好。”

“景琰,我只是样貌声音变了而已,记忆一点也没少。”

“那你应该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天吗...........”梅长苏想了想,“你是说你我十六岁那年偷偷跑去九安山的事?”

“没错,就是在那里,小殊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

梅长苏当然记得,那天夜里,他和景琰一起跑到九安山顶上看星星,当时还是自己硬拉着他上去的,当一脸委屈的水牛被他拽着来到山顶,看到满天繁星和还是林殊的梅长苏眼里流露出的星的倒影,这头水牛愣是看呆了。

之后,他们在山顶聊了很多,聊了过去,谈了现在,又躺在草甸上畅想了未来,之后林殊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两罐啤酒,两人边喝边聊,过不了一会从来没喝过酒的两人便醉了。

“我们向彼此表白了,还记得吗。”

管制室外枪声越来越激烈,激烈到把萧景琰微弱的抽泣声掩盖住了,“你那天还说,说这辈子只跟我在一起,虽然我们那天都醉了,可我那句确定是我真心的。”

真心到让萧景琰之后的十几年里“林殊”成了一块心里始终掉不了的疤。

“要不是那天身为梅长苏的你在昏迷不醒时轻声说的那句‘别怕’,我真的以为我的小殊回不来了。”

“当我发现我爱上了梅长苏,当我还在愧疚对不起小殊,当我知道林殊和梅长苏是一个人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开心,同时又有多难过吗。”

“小殊,你瞒我瞒的已经够多了。”

“小殊,我现在真的很担心。”

“小殊,长苏,我以你上司的身份命令你,今天之后,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枪声越来越大,此时电脑上显示交战区离梅长苏所在的管制室越来越近,看样子夏江找到了梅长苏所处的位置,命令手下向他所在的位置火速赶来。

“景琰,我以你参谋的身份做保证,我,不论是林殊还是梅长苏,我都会活着回来。”

几个月后。

“嫌疑人夏江终于在一处地下仓库里落网,此人曾设计参与陷害前任总统长子和赤焰部队一案,之前本台得到消息,与之共同参与此案的嫌疑人谢玉在早些时候发现因意外死于X省,现警方已介入调查......”

当新闻上出现夏江那张不甘心的脸时,萧景琰把电视关了。

终于,一切终将昭雪。

兄长,林将军,你们的仇,我和小殊替你们报了。

此时从卧室里走来一个人,他拿起萧景琰刚刚放下的遥控器,再次打开了电视。

“之前各界广泛关注的大选终于落下帷幕,萧景琰以绝对优势打败竞争对手成为本届新任总统。下面插播一条学术方面的新闻,江左大学的梅长苏教授近日发表一篇论文称.......”

“诶,景琰,好不容易有我的新闻,你关什么电视啊。”

“你也不赶快回去休息,是不是嫌身体还不够你折腾的。”

“景琰,蔺晨和晏大夫不都说了,我没事。”

“没事,那你还抖。”萧景琰把梅长苏抱入怀里,阳光从阳台的窗帘缝隙里透进来,温暖的照在相拥二人的身上。

“话说,几个月前的纪念日,我们也没过成。”萧景琰松开梅长苏,从不远处衣架上拿下外套披在他身上,“想好怎么过了没有?”

“多久的事了,你还记着。”

“怎么不记着?那天你九死一生险些被夏江一枪毙了,要不是蔺晨他们死活保住了你的性命,现在你早在.......抱歉,说什么胡话呢我。”

“景琰,没事了,我不会再离开你了。”两人再次抱在一起,梅长苏亲了一下萧景琰的唇角。“我想好了,等这边稳定下来,我们一起去旅游。我想去看海,所以不知萧总统可否赏脸陪我这个教授一起?”

“好,但再怎么说这也是明年的事了。所以今年这个,小殊,长苏,你陪我在床上过,把这几个月,这些年,欠下的一起补回来,怎么样?”

“甘之如饴。”

END

评论(5)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