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产出靖苏了吗

靖苏产出群活动专用lo |群号:168702195 欢迎太太们入群一起玩耍,申请时请备注昵称和技能点 么么哒

【新春刀糖战3.0】初九作品 · 成眠

刀组作品 · 成眠

梅长苏从未想到过,他此生还会有机会再见那人一次。离得越近心中的不安便如雪球般越滚越大,于是他转头对着身旁骑着马的蔺晨说道:“你说他会不会不想见我?”

蔺晨冷哼了一声,扬着马缰走远了一些,倒是飞流歪着个脑袋,疑惑的问道:“苏哥哥?”

梅长苏好笑着摇了摇头,嘲讽自己当年天不怕地不怕竟然这时候怕他。

这趟与大渝的战争打得格外顺利,原本众人早已做好要胶着到来年春天的准备,谁曾想大渝内部竟是起了内讧,天灾人祸的,不出两月,大梁的军队便班师回朝还顺手带回了战利品——大渝割让的十座城池以及相关的停战协议。梅长苏细瞧后长长的舒了口气,在宰客方面,蔺大阁主真是一点都不手软。他心想着这下边境终于能安稳好长时间了,百姓休养生息安居乐业,那人想必也会轻松一些。

在进城的前天傍晚,梅长苏找蔺晨对饮了一回。蔺晨望着他拿着梅子青【1】的手微微颤抖着,心中焦躁却又无可奈何,只好闷了一口酒,低声说道:“还有多久?”

梅长苏顿了顿饮下白水,微笑着说道:“大罗神仙难道还能多留我几日吗?”

蔺晨哑然,半晌才回道:“是不能。”

二人无言,就这么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直到月上树梢,梅长苏这才说出了此行的目的,“蔺晨,帮我施针吧”

蔺晨被灌得有些迷糊,懵懵的问道:“什么针啊这是,你都这时候还施什么针啊……”

“回照针【2】”梅长苏说得异常坚定。

“不行!”“啪——”蔺晨猛地清醒过来出声拒绝却不小心拂开了离他最近的杯子。

梅子青摔在地上碎裂成好几瓣,梅长苏并未理睬,只是盯着自己手中的梅子青说道:“我知道你施过。”

他再次一饮而尽,抚摸着杯身轻声说道:“给老阁主。”

蔺晨这时已经完全清醒了,他下意识地想要再次拒绝,却听到他的好友一字一句的解释道:“我连死都不怕,还怕这回照针作甚。你也知道这冰续丹的药效正在慢慢减弱,速度快得让我都怀疑自己还能不能撑到下一个时辰,可是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还有许多话要说,我……”

‘“好了,我知道了。明早我给你施针,你先回去休息。”蔺晨出声打断了他。

“多谢。”

走到门口,梅长苏侧身说道:“那套瓷器我改天再送你。”

蔺晨并没有回答。

待他走远后,蔺晨这才蹲下身,将那些已经碎裂成大大小小形状不一的梅子青碎片拾掇起来,装进了一个袋子里,他就这么握着那个袋子,对着烛光,饮了一整夜。

施针的时候,蔺晨觉得自己真没用,救不回好友,却只能让他去送死。

 

萧景琰再见到梅长苏的时候,是在静太后那里,为着方便,她打发走了下人们,亲自下厨来犒劳他和飞流。见着他进来,顾不上仔细咀嚼塞了一半的梅花酥,忙着起身拽着还在一旁吃得不亦乐乎的飞流行礼,刚一开口便被呛着咳了个昏天黑地。

“咳咳咳景……咳咳咳陛咳……陛下咳咳咳咳”

静太后忙着一边倒茶一边给他顺气,临末了,还一边埋怨道:“都怪你,这个时候来,害得小殊被呛到。”

“太咳咳咳咳……”静太后微微眯起了眼睛。梅长苏赶紧改口,“静姨,咳咳,这不怪陛下。”

萧景琰在一旁真是进退两难,哭笑不得,也罢,自己背的锅又不少这一个。

 

又过了半柱香,飞流终于吃饱喝足,赖在梅长苏的怀里打起了盹,不一会便睡得香呼呼的,梅长苏见状倒也不忍喊醒他,便索性放他休息,而自己则先行一步回府。

临行前,静太后照旧准备了两个食盒,只不过这次她好好叮嘱了一番:“有花纹的是给小殊的,另外个没有花纹的是给你的。”萧景琰接过掂量了一番,仿佛自己的那盒要轻的许多。

回府的路上,萧景琰就只问了一句话:“你还好吗?”

梅长苏想了想,好与不好又没有什么联系,可对于他,自己还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于是萧景琰把下一句又咽回了肚子里。

 

梅长苏在自己的房内整理着物品,冷不防听见外面一声惊呼:“陛下,这!”他随即理了理衣襟,刚要行礼便被一双手稳稳得托住。

抬头一望,唉,水牛的倔脾气又上来了。

“母妃说的可是真的?”只见他手里正翻着一本不知道什么书的一页,两眼通红的望着他,似乎想听见他当面否认这件事实。

他也不曾细看,照静姨的聪慧程度,自己身上的这根针想瞒过她实在是太难,本想着缓缓再告诉景琰,不料静姨这次也不偏帮他,倒是一股脑的全摊开了。

“那个什么回照针真的在你身上?”

“是”

“还有多久?”

“……”梅长苏没有回答他。

“那我今天陪你吧。”’

“好。”

萧景琰原本以为自己会被这人三言两语的以各种理由打发走,谁知他竟然这么爽快答应了,这让他不得不有所警觉。

“你不赶我走?”萧景琰有些怀疑。

“不赶(敢)”梅长苏顺手拿来刚收拾出来的棋盘,挑了挑眉毛,“来一盘吗?”

“来就来,你可不准悔棋。”

“陛下何时见过苏某有失信之时?”

“前不久,某人……”

“陛下,还是摆棋吧。”梅长苏赶紧扯开话题。

“你能不能别叫我陛下,听着不舒服。”萧景琰见他神色轻松,便打趣道。

“那叫你水牛吗?”

“不好听。”

“不好听?”

“还是叫水牛吧。”

 

天色微亮之时,他们还是没有比出胜负。梅长苏打了个呵欠,懒懒的靠在榻上,他望着棋盘那边的萧景琰,想着此刻要多看一会,多记一会,免得自己忘了他。

萧景琰像是察觉到他的目光,好笑着问道:“看什么呢这么出神?”

或许是走之前的些许放肆,梅长苏倒也不避讳什么了,大方地说道:“看你啊,不过我瞅着你怎么有点模模糊糊的,我看不清,你离蜡烛近点。”

萧景琰看着自己眼前的蜡烛和人,心底一点点凉了下去,他知道,回照针的药效就要尽了。

顾不上即将到来的绝望,他赶紧挪开棋盘将那人终于拥入怀中,一点点的抱紧。

“棋,还没下完呢?”梅长苏此时已经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没事,等你好了再下。”

“景琰。”

“嗯,我在。”

“你怨我吗?”梅长苏踌躇了半天,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这其中包含了太多层次的意思,比如:你怨我回金陵不告诉你吗?你怨我独独瞒着你吗?你怨我做了许多事吗?你怨我吃了冰续丹吗?等等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可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就只剩下这四个字。

“你怨我吗?”见他没有反应,梅长苏又低声问道,夹杂着一丝后悔与不安。

萧景琰将他的双手牢牢的包裹住,轻轻摇头,在他耳边说道:“不怨,你做任何事我都不怨。”

梅长苏终于放下心来,摩挲着他的双手说道:“外面天快亮了吧。”

萧景琰望了眼屋外,沉默不语。

“景琰,待会你帮我拔针吧。”

“好”

“对不起,要让你来做这件事。”

“小殊,不要说对不起。”

 

鸡鸣之时,需得拔针。

指尖碰上针的那一刹那,萧景琰突然问道:“小殊,还冷吗?”

梅长苏并没有直接回答他,只是喃喃道:“不冷,梅花要开了。”

针尖离开躯体的时候,他能感受到怀中的分量在一点点的变重,他把那双手重新包裹进自己的手中,无声的呜咽道:“小殊,还冷吗?”

“水牛在,不冷,我先睡了。”

“嗯,你睡吧。”

“……”

怀中的人再也没有回应他,萧景琰知道他睡着了,便没有再打扰他。于是便抱着他望着屋外的雪一点点的掩埋所有痕迹,任泪水无声无息的将衣袖一点点晕染,他不敢哭出声,怕吵醒那个只有敢喊自己叫“水牛”的人。

可是以后呢,没有人会喊了。

 

 

这一年,靖王府的梅花再也没有开过花。

这一年,萧景琰将所有的心意都埋藏在那个冬日下雪的清晨。

往后,他将一丝一丝的情意都掩埋好,随着那人一起埋葬。

 

从今往后,他会是大梁的皇帝,百姓的守护。

却再也不是,

他的水牛。

因为水牛,在那天,和他一起,

睡着了。

 

 

  1. 梅子青:南宋青釉。
  2. 回照针:全名“回光返照针”,施此针可能激发人体最大极限机能,药效持续十二个时辰,鸡鸣之时必须拔针,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评论(17)

热度(137)

  1. 霏й微今天你产出靖苏了吗 转载了此文字
    emmmmm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