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产出靖苏了吗

靖苏产出群活动专用lo |群号:168702195 欢迎太太们入群一起玩耍,申请时请备注昵称和技能点 么么哒

【新春刀糖战3.0】十二作品 · 眉目风月皆是你

糖组作品 · 眉目风月皆是你

【一】
    对于这江湖里绝大多数的剑客而言,最重要的东西应该是他们的随身佩剑。

保命,杀敌。

人最贵重的不就是那一条命么?

但是对于剑客萧景琰而言,最重要的东西不是他日夜不离,保他性命的佩剑。

而是与他相伴同行江湖的少年,林殊。

萧景琰是在一座破庙里捡到林殊的。彼时他方十五岁,初入江湖涉世未深,对陌生人尚抱有善意,所以当他看见破庙里饿得奄奄一息的少年时,毫不犹豫就拿出自己当干粮的馒头给他。

然后就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刚刚还奄奄一息的少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他的包袱,撞开他飞快地跑了。

一边跑一边笑得张扬恣意。

萧景琰的善良摇摇欲坠,然后掉下来,啪叽一声碎了。

但是萧景琰自古就是个倔脾气,什么事儿都闷着不说,包袱被抢了也没有同寻常人一样大声咒骂或者摔踢东西发脾气,他就抱住自己仅有的佩剑,坐在一个破破烂烂的蒲团上看着夜色发呆,想出门前母亲温柔的叮嘱,说让他无论如何都要心存善念。

萧景琰头一次觉得母亲说的不对。

毕竟是十五岁的少年郎,刚开始的闷气很快就变成了对未来的恐惧以及委屈。

然后越想越委屈,开始吧嗒吧嗒地掉眼泪。

但是萧景琰没想到的是,抢了他东西的林殊没跑远,看他没追上来就又跑了回来,刚刚好撞上他哭得起劲。

林殊在庙门口看着萧景琰一脸委屈地哭着,再看了看手里沉甸甸的包袱,想起了萧景琰发现自己时候的无措和给自己找干粮的手忙脚乱。

“哎,别哭了,还你。”

萧景琰闻声抬头,挂着一脸的泪痕,透过泪眼朦胧地看见刚刚欺骗了自己的少年站在自己面前,抓着包袱递到他面前,脸半侧着,眼睛四处乱瞟就是不敢看他。

萧景琰接过包袱,发现里面的东西一样不少。

而林殊把东西还了良心终于不再受谴责,暗自懊悔着自己的心软然后打算去找点东西填肚子。

然后就听见萧景琰还带着哭腔的声音:“和我一起走,有馒头吃。”

林殊一愣,随即就扬起耀眼的笑容,“好。”

然后两个人就这样顺理成章地结伴而行了。

萧景琰没有弟弟,他是家中幺子,所以他一直觉得自己应该是把林殊当弟弟来疼宠的。

所以他替林殊去找上好的宝剑,为林殊购置舒适的衣服,满足林殊的一切任性和无理取闹。

直到五年之后,林殊为了帮他挡仇家刺向他心窝的那一剑,在他怀里没有了声息。

该怎么样描述那一刻的绝望。

大概是站在岸边,看着心爱之人溺亡却无能为力的感觉。

是那一刻,萧景琰才明白。

他对林殊宠溺忍让,百般呵护,只是因为他心悦他。

心悦他张扬恣意的笑容,纵然身陷黑暗,却依然能笑如暖阳。

他该一直很温暖,而不是冷冰冰地躺在他怀里双眼紧闭。

萧景琰花了三天才接受了这个事实。

把林殊埋于一株梅树之下后,萧景琰找了个剑铺,和打剑的老师傅学了一年的铸剑。

他把林殊和自己的佩剑相融,看着两把宝剑在烈火里化成水,再也不分彼此。

小殊。这就是你和我了。

锻造剑身的时候每落一锤,萧景琰就在心底默念一次小殊,他已无人可托付,那只能把感情注于剑上,佩剑日夜与他相伴,就如林殊时时刻刻同他相守。

萧景琰给这把剑取名“梅长苏”。

梅树下,藏着他的小殊。

【二】
    自锻造之时,梅长苏便于沉睡中听见了那个声音。

    那个一直叫着“小殊”的声音。

他从中听出了无尽的悔意和深情,明明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硬生生让他觉察出了疼痛。

他是剑灵,因萧景琰的深情而生。

所以也可以为了实现萧景琰的愿望而不惜一切。

比如,假扮林殊。

比如,放弃剑灵的,身为梅长苏的模样以及法力。

饶是如此,也是在三年之后,他才吸收了足够的天地灵气和萧景琰对林殊的执念,在八月十五月圆之夜凝成了人形。

当然,“梅长苏”还是他的本体,他不能离本体五十里开外,否则就只能化成剑灵形态附于剑上。

其实在化成人形之前,梅长苏曾自问,到底值不值得。

这三年他一直是剑灵,虽然萧景琰看不见他,却是确确实实也陪伴着萧景琰,为他杀敌,替他保命。萧景琰对他也很是疼惜,每每恶战之后都会用绒布细细擦拭剑身为他清洁,就连睡觉也是把他抱在怀里。而萧景琰对着剑发呆的时候,梅长苏会在他身边静看着他,陪他一起发呆。

你看,梅长苏自言自语,就算没了林殊,梅长苏也能陪伴他。

哪怕他不知道。

但是那日一场恶战,他险被折断时,他看到萧景琰双目怒睁着将他收回,宁可用肉掌相对亦再不愿他受一点创伤。

他感受到萧景琰的恐惧。

和他当年失去林殊时的恐惧,是一样的。

梅长苏便明白了,为什么他的灵力一直在增长,哪怕他自己没有主动去吸收天地灵气。

是萧景琰的执念和深情。

我因你而生,若为你而改头换面,也是我理所应当和心甘情愿。

梅长苏闭眼,掩去了眼底的不甘和埋藏极深的爱慕。


【三】
隔了四年的岁月,再看见林殊的眉目时,萧景琰满心都是不可置信。

他缓慢地伸出手抚摸眼前人的眉眼,声音颤抖:“小殊?”

梅长苏在心底苦笑,握住了萧景琰的手,让他感受自己的真实,然后绽开萧景琰最熟悉的,林殊那狡黠的耀眼笑容:“是我。”

萧景琰反握住梅长苏的手把人拉到怀里,用力地抱住,嘴里翻来覆去就只剩下四个字:“你回来了…你回来了…”

梅长苏被拉着撞入萧景琰的怀抱时,第一个念头是,萧景琰的怀抱果然如他想象的那般温暖宽厚。

他身为剑灵时虽被他抱在怀里,却是触碰不到他的,如今化为人形,却是得偿所愿了。

哪怕是沾了林殊的光。

梅长苏把脸埋在萧景琰的肩窝处蹭了蹭,偷得一片温暖。

让梅长苏庆幸的是,萧景琰大概是太过高兴了,并没有问他怎么复活的,只是抱住他,时时刻刻与他保持着肢体接触。

时时刻刻都提醒他自己这个人是真的。活生生地站在他的身边。

梅长苏能感受到萧景琰内心尚存恐惧,害怕他只是黄粱一梦,他只要不看着他就会消失不见。

梅长苏什么都不能说,他只能更加用力地回握住萧景琰的手,让他感受自己的存在。

几天之后萧景琰终于习惯了林殊回来的事实,恐惧消退,但是若是出门,还是会与他十指相扣,把他当成个孩子。

梅长苏心存愧疚却又享受着萧景琰对他的宠溺,他会笑着看萧景琰帮他布菜,偶尔还会与萧景琰抢食,与萧景琰逛集市时闹着要萧景琰给他买喜爱的东西,心血来潮想去何处就告诉萧景琰,然后等萧景琰准备好一切,两手空空地跟着萧景琰就去了。

他尽可能地按照萧景琰记忆中林殊的模样去演好这个角色,只为了萧景琰开心。

演着林殊的时光高兴却又有些痛苦,梅长苏本性几乎是与林殊相反的人,林殊爱开怀大笑,口味颇重,体温哪怕是冬日都是高于常人。

而梅长苏自己,哪怕是笑也是安安静静地笑,偏爱清淡,至于体温,灵体本身体温偏低,为了与萧景琰接触时不让他察觉出异样,梅长苏要花费大量灵力来保持体温,这让他每日都接近灵力枯竭的状态,那样生命将尽的感觉并不好受。

但是看见萧景琰重新填满温度和笑意的鹿眼,在萧景琰睡着时候看着他安稳的睡颜,梅长苏觉得,是值得的。

哪怕萧景琰开心的,是身为林殊的梅长苏。

罢了。梅长苏想,他开心就好。


【四】
那个道人的出现,是梅长苏所未曾预料到的。

他以为他能一直扮演着林殊陪在萧景琰身边直至萧景琰老去,甚至离开人世。

若是真到了那一天,他大概会把本体于萧景琰葬在一处,然后自己化为剑灵陪着萧景琰一起沉睡。

但是那位叫做蔺晨的道长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就认出了他的本体。

无视了梅长苏略带哀求的眼神,直接明了地对萧景琰说:“可悲,你的身侧并非故人。”

梅长苏担忧地看向萧景琰,没有忽略听到那句话时萧景琰脸部那一瞬间的僵硬。

但是萧景琰随即就用力地握了一下他的手:“我相信我自己。”

“执念太深。何必。”那道人叹息一声,没有再劝,如来时般悄无声息地走了。

梅长苏捻着衣角飞快地思考着要怎么向萧景琰剖白时,萧景琰却握住他的手,对他说:“回去吧?”

那双鹿眼并没有如往常一样看着他。

梅长苏叹气,任由人把自己拉回客栈,然后关上房门,整个过程没有人说话,萧景琰也没有看梅长苏一眼。

关上房门之后萧景琰依旧没有与梅长苏对视,他盯着“梅长苏”发呆,却不愿意看梅长苏一眼。

长叹了口气,梅长苏把自己变回了原本的模样。

与林殊清亮的少年音相比,梅长苏本来的声音更加沙哑一些。

他看着萧景琰,很艰难才让自己听上去算是镇定:“你早就怀疑了,对不对。”

是肯定的语气。

梅长苏一边说,一边伸出手,试图去握住萧景琰的手。

就像他们之前那样。

可是萧景琰躲开了。

“景琰,”梅长苏极力忍耐却仍旧听得出悲意,“你是在躲我吗?”

沉默。窒息的,浓稠的沉默,几乎把梅长苏压垮。

他很努力地说了下去:“你早就怀疑了,但是你一直在骗你自己,骗自己我就是你的小殊,把你还未曾来得及给予的林殊的深情,全部给了我。

“可是萧景琰,你以为,剑灵就没有心吗?

“你以为,因为你的执念和深情而生的我,看着你对着我百般宠溺的时候,什么感觉都没有吗?

“你以为我在假扮林殊的时候,很开心么。

“我并非有意骗你,但是我无法忍受自己只能看着你痛苦而无能为力。

“我因你而生,所以让你开心是我理所应当。

“若你觉得,我不配演林殊,那么我很抱歉。”

这大概是,梅长苏所能说出的,最露骨的情话了。

没有人比他更加了解萧景琰的深情和执着。

所以没有人比他更加痛苦。

他的确是演不好林殊的,萧景琰记忆里的林殊是单面的性格,而不是活生生的人。

萧景琰怎么可能不怀疑呢,连梅长苏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扮演错漏百出。

但是两个人都心照不宣。一个不愿意拆穿,一个不忍心拆穿。

最后落得这样两两相伤的局面。


【五】
那晚的质问以萧景琰的沉默告终。

梅长苏回归了本体,再也没有在萧景琰面前出现过。

但是他还是陪伴着萧景琰,并且暗中为了萧景琰做很多事情。

比如在萧景琰喝水之前用法力把水温好,比如在萧景琰杀敌的时候暗中助他,比如萧景琰露宿野外的时候让风变得和缓。

只是他再也没看见萧景琰笑过。

那个人笑起来,眼里仿佛盛着满天繁星。

但是那是属于林殊的笑容,而不是梅长苏的。

真难过啊。

有一晚梅长苏实在没有忍住,在萧景琰熟睡时偷偷跑出来,看着那人的睡颜,然后在唇边落下一吻。

很轻,仿若微风拂过。

那是梅长苏做过最出格的一件事,也是他最快乐的事。

然后就借着那个吻带来的温暖,一直默默地守护着萧景琰,忍受着那个人的冷漠。

就当梅长苏以为,这辈子大概就这样过去了的时候,有一日夜深人静的时候,梅长苏听见萧景琰唤他。

“长苏。”

不是小殊。

纠结了一会儿他终究还是现身了,月光笼罩着他,仿若谪仙下凡。

“对不起。”萧景琰看着那张并不熟悉的面容,说出了这句迟到了一年的道歉。

梅长苏没有想到萧景琰说的是这个,苍白的脸上少有地显了无措:“无妨,我未曾怪你。”

萧景琰的鹿眼看着他,里面满是赤诚:“你说的没错,我早就怀疑你不是小殊了。但是我还以为是因为我与小殊太久未见所以有些陌生,只是那日蔺晨的出现加重了我的疑惑。

而你,直接同我说明了一切。

这一年你没有出现,我一直在想你说的那番话,然后我终于还是下定决心对你表达我的歉意。”

“长苏,抱歉。”

若非灵体无法产生眼泪,可能梅长苏现在眼眶已经湿润了。

“没关系。”和着夏末的凉风,把这三个字送入了萧景琰的耳里。



【六】
萧景琰接受了梅长苏的存在。

他与梅长苏像当初刚开始他与林殊般相处,下意识地照顾着梅长苏,却每每因为太过耿直不懂人情世故被梅长苏所嘲笑。

时日一久,萧景琰突然发现,他已经习惯了身侧有梅长苏。逛集市时看到好玩的好吃的他会下意识问梅长苏要不要,到达新的客栈住房时会要两间房,自己喝水时会为梅长苏准备他爱喝的茶。

时间和习惯,从来都是可怕的东西。

他依旧没有忘记林殊,但是他开始如同对待林殊般对梅长苏。

意识到这点的时候萧景琰愣了很久,他甚至有点责怪自己的心,为什么会如此的不专一,明明心里有着林殊,却依然能喜欢梅长苏。

而敏锐如梅长苏,不是没有发现这个转变,也发现了萧景琰的懊恼。

叹了口气,梅长苏觉得有点儿好笑,却又心疼。

感情这种事情,从来都是剪不断理还乱。

他身为剑灵之初便喜欢上萧景琰,何尝没有林殊那把佩剑的影响。

所以梅长苏挑了一个月夜,和萧景琰认认真真地谈了一次。

“萧景琰,”梅长苏看着自意识到自己可能变心了就目光躲闪不敢直视自己的萧景琰,口气严肃,“你看着我。”

等那双鹿眼终于看向自己,梅长苏才继续说:“你可曾记得,林殊曾经对你说:‘若有来生,愿为生铁,受千锤百炼烈火锻淬,成为心上人一把佩剑。’?”

看着萧景琰点了点头,梅长苏才继续说:“我是因你的深情而生的剑灵,却很难说这其中没有林殊的感情。”深吸了口气,梅长苏强迫自己说下去,“所以我爱慕你,可能也是因为林殊爱慕你。

“感情从来都很复杂,所以不必庸人自扰。”

“所以。不必懊悔自己不专情。”说完重点后梅长苏便不好意思地侧头不再直视萧景琰,耳垂烫得仿佛要烧了起来。

然后他就感觉到萧景琰的手,缓慢地穿过他的五指,与他十指紧扣。

一如过往他扮演林殊时所感受到的有力。

也像往后的漫长的相伴年岁一样。

评论(16)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