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产出靖苏了吗

靖苏产出群活动专用lo |群号:168702195 欢迎太太们入群一起玩耍,申请时请备注昵称和技能点 么么哒

【新春刀糖战3.0】初三作品 · 错

刀组作品 · 错

Summary:人生就是一场错过
长长的密道一眼望不到尽头,萧景琰执着一小方烛台,听着自己嗒嗒的脚步声在静谧的空间中回响。他知晓密道的尽头是谁在等着他,可今日不知怎的心里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催促他,他不由自主加快了步子,仿佛晚了一步便会错过什么似的。

密道那头房间中的主人很快便开了门,他是快要就寝的模样,一头青丝随意地散着,肩上虚虚披了件外袍,在烛光的映衬下他的脸色比平时还要苍白了三分。

萧景琰心中一阵着急,向前跨了一步想要确认什么,苏宅主人冰凉的手却忽然抚上他的面颊,“景琰,你怎么了?”

不是如往常一般客套地行礼道一声“殿下。”

“苏先生……”

“苏先生!”

萧景琰一把握住了贴在自己脸上的那只手,眼前模模糊糊的景象有了实体,那人一双眸子中的惊愕一闪而逝,随即低垂了下去。

萧景琰瞪着自己攥着林殊手腕的手半晌,才惊觉出不对来,

“小殊,我……”

“萧景琰!你长本事了是吧!”

林殊突然抬眸,几乎是戳着萧景琰的鼻子骂道,

“你要是不要命了直接跟我说,我——”

“对不起。”

萧景琰这么说,林殊反而被噎了一下,一腔怒火发出来也不是收回也不是。

以前那个倔脾气的萧景琰即使发觉自己做错了也是梗着脖子不肯说两句软话的,而现在,现在这个萧景琰,他已经不敢说完全了解了。

他接到消息快马加鞭带着人马来支援的时候,从坠马的萧景琰缓缓闭合的眸中看到的,竟是失落。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林殊一刻也不想在萧景琰跟前多待,甩下这句就匆匆出了屋。靠着门柱明目张胆地听的蔺晨一脸贱兮兮的表情跟了上来,万年不离手的折扇一摇一摇。

“这靖王殿下还真是痴情呀,都跟他说了就算梅长苏这个人真的存在也不一定会和他再见了,他还偏不死心。哎——”

“蔺晨你能不能闭嘴,”林殊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一头倔水牛。”

蔺晨也不想真的戳好友的痛处,可他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感慨了一句:“我是想象不出来这世上除了你还有谁会看上他。”

“怎么,你是想说我眼光差?”林殊瞪了蔺晨一眼。

“那倒不是,就是在一头不开窍的牛身上煞费苦心,累哟。”

林殊扭过头去不想接话,蔺晨戳戳他的肩,问道:“哎,婚约的事你和他说了?”

“我哪有机会啊,再说了,说了又能怎样?”

“你不问问怎么知道?说不定他只是没想过呢。想不到你堂堂赤焰少帅林殊竟然也有不敢追的时候。”

“本来我是觉得什么世俗理法通通都不能阻碍我们,只要他与我同心。可我看到他提及梅长苏时的眼神,我就知道,我输了,不战而败。”

若是在以前有人劝他林殊死心,他定会嗤之以鼻,他想追的人还愁追不到手?何况又是那个向来最惯着他的萧景琰。但是从有一天开始一切都不一样了,那天天还未亮萧景琰就急匆匆地闯入帅府将还在睡梦中的他吵醒,满脸严肃地跟他说什么赤焰有祸。

这事儿换做旁人听了定会认为萧景琰得了失心疯,可一来林殊了解萧景琰不是那种胡言乱语的人,二来萧景琰说的好几件事情日后真的发生了,林殊也不得不接受了这个萧景琰真的来自于未来的某个时空。除了林殊、萧景禹和赤焰,能分走萧景琰过多关切的,又多了一个梅长苏。

哼,谁叫你辜负了人家,等人家死了才后悔。

林殊离开之后,萧景琰盯着桌案上那一小只茶杯发愣了许久。

他还记得去纪城调兵前的那个深夜,梅长苏放不下心来不顾避嫌特地到他营帐来叮嘱几句,他又问出了多次疑惑过的问题,那次白衣谋士难得没有避重就轻,正面回答了他。

“苏某从一开始,就是为了殿下而来的。殿下放心,苏某一直站在您的身后。”

萧景琰后来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想明白听了这话他心内一瞬间的悸动是因为什么,可那个人已经在九安山上病发过重离世了。他还没来得及看清自己对他的心意,还没来得及向他承诺什么,也还没来得及,就之前的事好好向他道个歉。

梅长苏从悬镜司出来后萧景琰一直想郑重反个省,然而一方面他本就嘴笨也拉不下这个脸,另一方面他总想着,来日方长,梅长苏就在这里,总会有机会的。

谁知来日屈指可数。

他一步步入主东宫,一步步谋划平反冤案,得空的时候他总会见一见苏宅旧人,想从他们嘴里多听听关于梅长苏的事,虽然很多时候他们并不想搭理他。

发觉自己突然回到了十多年前,萧景琰的第一反应却是先分析了一遍大梁的朝局,赤焰案平冤已是板上钉钉,庭生这几年已经可以独当一面,朝中良臣定会全力辅佐,少一个萧景琰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然后他才如梦初醒般意识到这还是开文年间,也就是说皇长兄和小殊都还活着!他还有机会去阻止一切的发生!

那两年他几乎是夙夜不停地谋划,好在小殊他们相信了他,赤焰得以平安渡劫。

待这一口气松下来了,他便开始打探梅长苏的消息,蔺晨说的也有道理,事情的走向发生了变化,梅长苏不见得会注意到萧景琰这么个人,但他就是想亲自看梅长苏一眼,确认他好好活着就好。

可是萧景琰都动用了琅琊阁的情报网找了这么多年,梅长苏就像压根就不存在似的,打听不到关于他的一点消息,江左盟这个帮派也从未出现过,萧景琰有些急了,他想起上一世的时候黎纲无意中说漏了梅长苏派人多次化解过他的危机的事实,头脑一热就想了个让自己身陷险境的主意。分寸自然还是有的,不能因此而折了兄弟,可林殊是完全不知情的,萧景琰想,怨不得小殊这样生气。

外面似乎一阵吵吵闹闹声,想来是那位闲不住的琅琊阁少阁主又折腾出了什么乱子。萧景琰向着林殊房间的方向而去,眼前一道蓝影闪过,一个小少年从房顶跳下,边跑边喊着:“苏哥哥!苏哥哥!”

“小飞流,别跑啊——”蔺晨的声音已经像来自飘渺的外空,萧景琰满脑子都在回荡着那一声苏哥哥,他终于要见到梅长苏了吗?

林殊出现在视野中,飞流一下子就扑进了林殊怀里:“殊哥哥!坏人坏人!欺负!”

原来是殊哥哥。

看到萧景琰走近,飞流大大的眼里充满了警惕,萧景琰尽量露出一个柔和的笑:“飞流,回头水牛哥哥给你带好吃的,点心,喜欢么?”

“嗯!”少年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对萧景琰也不再排斥。然而林殊狐疑地打量着他,“你认识飞流?”

怎么会不认识?那个陪在梅长苏身边的少年,虽然对自己总没什么好脸色,对梅长苏却如兄弟般依恋。

“飞流是个好孩子。”萧景琰避开了回答。

“这还用你说?”林殊虽然眉头皱得更紧了,但还是没有追问什么,他安抚了少年,又和蔺晨你来我往了几句,然后对萧景琰道,“景琰,有件事我得跟你说一声。”

“什么?你和霓凰的婚约解除了?为什么?!”

“景琰,你怎么比我还激动。”林殊笑得有些无奈,萧景琰想,这个表情真不适合他,“遇见个两厢情愿的不容易,我更多的将霓凰当作妹妹看,不如把她交给聂铎。”

关于霓凰和聂铎的事萧景琰上一世也有所耳闻,可在他的认知里,林殊和霓凰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本以为那是由于林殊不在了的缘故,没想到竟是注定的缘分。他除了气愤,还有一点点羡慕,为什么他怎么找也找不到那个人呢。

“我去给你揍聂铎。”

“你……就没有别的什么想说的?”林殊难得有些小心翼翼地问。

“小殊。”萧景琰搭上林殊的肩膀,想说点什么安慰的话,还没等他想出说什么合适,林殊突然道,“户部沈大人的表妹我看也不错,清河郡主家的,也算是门当户对,也比武将之间的联姻更能让皇帝舅舅放心。”

这话不错,萧景琰清楚地知道自己父皇对于兵权的忌讳,当初给林殊和霓凰许下婚约大概是一时兴起,深想过后定会想办法不令其成真,现在如果他们自行悔婚,倒是能让皇帝放心一些。

可不该是这样的。

“你真的不介意?”

“萧景琰,你不会知道我在意什么。”

元佑初年,赤焰帅府少帅林殊成婚,次年,得世子。

权利的中心永远少不了各方势力的明争暗斗,赤焰的大危机虽已化解,林燮兵权在手,梁帝的心头总还埂着那么一根刺。林燮多方考量,终上表解甲归田。

“离开金陵也没什么不好的,我们年轻的时候不总想着闯荡江湖吗,之前那一遭也没混出个什么名堂,这回倒是有机会了。”比起林燮有些精神闷闷,晋阳长公主倒是挺高兴的,“哎,你那些江左的朋友怎么样。”

“就等着我们过去了。”想起年轻时的豪情壮志,林燮的眉头也舒展开了,“小殊,”他叫住刚刚进来的林殊,“我们此去廊州便是在那里定居了,朝堂上的名字也不好再用了,为父已经取好化名了,就用年轻时候用的名字,梅石楠,你抽空也给自己想个名字。”

林燮曾化名梅石楠与言阙一起闯荡江湖的事林殊是知道的,可今日听到廊州这个地方,他觉得有什么即将破土而出。

“梅……长苏。”
“还是我儿子跟我心有灵犀,你还说他不会喜欢这个名字。”晋阳长公主得意满满。

原来……梅长苏,就是我啊。

“小殊,小殊?发什么愣呢?”

萧景琰接到了林殊离开之后的第一封信,信中说的都是他到了廊州之后杂七杂八的事,萧景琰嘴角微微扬起,却被落款的名字吸引了注意力。

挚友,梅长苏。

一切的巧合都有了合理的解释,萧景琰这才想起,他以前是怀疑过梅长苏就是林殊的,从他搓衣角的手指,从他知道九安山就条密道,从飞流口中一声声的“水牛”,或许还要更早,早到他说出“我想选你,靖王殿下”的时候。

然而自从梅长苏离世,他便再也没有思考过梅长苏和林殊的关系,那是谁又有什么所谓呢,无论是谁,他都是真心来辅佐他的。

再后来萧景琰来到了这个世界,他确实不知有一次发觉林殊的眼神和梅长苏很是相像,可他放弃了深究。

他们终究,是错过了。

元佑六年夏,靖王萧景琰娶中书令家孙小姐柳氏为妻。

评论(7)

热度(100)

  1. 清杯酒今天你产出靖苏了吗 转载了此文字
    手太生了,我都不敢相信这是我写的∠( ᐛ 」∠)_该虐的没虐出来,语言也各种不通……maybe到了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