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产出靖苏了吗

靖苏产出群活动专用lo |群号:168702195 欢迎太太们入群一起玩耍,申请时请备注昵称和技能点 么么哒

【新春刀糖战6/15】刀组作品:《此物最相思》

逢着夏末秋初,静贵妃就会采把红豆,细细烹制些许辰时,摆桌零碎小吃供着填嘴。
萧景琰最喜红豆糕。
红豆糕松软且糯,入口生甜,甜的恰到好处不至于太过呛人,若是有心放凉便会凭增嫩滑之感,总之是有万分好处。
“母妃的手艺愈发好了”萧景琰塞的满满一嘴红豆糕,口齿不清,吐词略有含糊,
“你母妃老了,不比从前手巧,哪来手艺好这一说辞,”说着将冬瓜汤往前推了推,“这汤我掺了红豆,养心补血,健脾胃,多喝些,”

汤微咸,清淡无比,透明的冬瓜在碗中一起一伏倒是勾起了人的兴趣。

红豆又名相思子。

那年也是这样一碗的微咸清淡。



“喂,起床了”少年斜倚桌边,不耐烦地掀开那人被子,“日上三竿啦水牛”
“病刚好,你就不能让我多睡会吗”
“再睡就喝不到冬瓜汤了”少年将桌上的汤碗递给他,不忘向他手里塞个勺子,“这可是我今早特意为你做的,快尝尝”
“你做的?”萧景琰瞬时精神起来,忙把汤往嘴里送去,
汤有些凉,应该等了许久,冬瓜块切的甚是仔细,方方正正棱角分明,虽说是林殊所烹,但味道丝毫不比御厨差,想必为此下了不少功夫。

“别光喝呀,味道怎样”
“火候大了些,也感觉咸了点,”
“嫌难喝你来做”林殊撅着嘴,显然对评价很是不满,一把夺过汤碗轻抿了口,“有点凉了,都怪你贪睡,”
萧景琰见他夺过碗去便又倒回床上,拉好被子口齿不清道“让我再睡会,你自己先玩着”
“哼”
于是碗筷声与脚步声渐渐淡出耳畔,
后来萧景琰入了梦,将这汤忘的干干净净。




回过神时那碗汤已经见了底,
“怎么样,味道还可以吗”静贵妃问道,
“火候大了些,也感觉咸了点……”眼前有些婆娑,低了低声音压住哭腔,
“嗯……”那人尝了口,低声自语“本宫也这么觉得”
“母妃,孩儿先告辞,东宫还堆着些政务未处理。”


萧景琰径直出了宫。

虽说初秋,可风早凉起来,卷着百草微黄与秋凋木落缓缓打向那人,索性合了眼,随风而去。

“怎会把这么好喝的汤忘了”
白衣玄绣,温玉冠钗,像极了那碗清淡。

不知何时飘起雨来,天地间扬扬撒撒,风里夹杂轻雨的清新,扑到面上分外清爽。今年金陵凉的极其快,一场秋雨一场寒,不过三场便有了深秋之意。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

那年可不似这般凉爽,初秋时还能与那少年仅着薄衫驰马平原,起了兴便一直跑下去,无边际可言,少年跑在自己前面,马蹄踏踏,发丝连同衣角被风拽到穹尖,野开性子在天地间疯闹。二人疯过初光乍现,疯过黄昏悠柔。
马蹄终会停。


萧景琰眼睑微抬,眼前模糊至极还是捕住了前方一袭红衣,那人迎风而立,衣袖无规律曳着,但却只静立此处,不像旧日一般向他冲来扑抱到身上,
“小殊?”
“可是你回来了?”
加紧步子向那人奔过去,风略耳际,脸上溟濛一片想必是雨亦或是泪,他也只管带着哭腔唤着小殊,丝毫不顾当朝太子的形象。

“臣妾参见殿下……”
“是你……难得见你穿红,”
“雨急了,殿下随臣妾回宫吧”
“你穿红难看,还是别穿了吧。”

红衣铁甲,恰似少年策马,飞絮正轻。

于是萧景琰再也喝不到林殊亲手制冬瓜汤。
天下之大,容不下林殊,容得下萧景琰,纵是冬瓜块切的再方正,汤熬得再鲜美,萧景琰也权当那是梦,一个翻身入坠南柯,林殊也权当笑话,抿抿嘴就此了之。心意情义,随梦凐灭无寻。
林殊曾想年年熬一碗冬瓜汤给他,熬到及冠之年便添把红豆诉尽相思,怎料梅岭雪寒,来不及添上便被雪盖住,从此再无一碗清淡。

萧景琰随太子妃回宫后便把自己关进起居室,对着碗汤号啕大哭,凭谁劝都无果。
一往情深不寿,偏要等再也喝不起了才知道挽回。



红豆又名相思子。
冬瓜汤呢,那也只是碗冬瓜汤而已,所附的情深意重满目相思早就盖进了皑皑白雪里,怪只怪自己的后知后觉,怪只怪自己被囚于过往。


天下之大,容不下林殊那碗冬瓜汤,容不下林殊对君三千情深。


END


【靖苏产出群新春活动】新春刀糖战

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风云即起,不如趁此良机一绝胜负

刀耶?糖耶?

都是粮。

产粮大战一触即发

正月初一到正月十五,好戏连台上演

值此佳节,靖苏产出群春节献礼

[新春刀糖大混战]

每天安排一组糖刀成员自选方式,主题,发表作品。

各种题材各自相对应(例如画手对应画手),刀糖战作品交由主页,匿名统一发

同时进行竞猜活动,率先猜出产粮太太者,或许有神秘礼品等你哟

【p.s.也可能没有=-=】

—————————————————

 欢迎各位看官多多点赞评论,为你所爱的口味做出贡献! 


 

 

 

 



评论(5)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