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产出靖苏了吗

靖苏产出群活动专用lo |群号:168702195 欢迎太太们入群一起玩耍,申请时请备注昵称和技能点 么么哒

【新春刀糖战6/15】糖组作品:《乖》

梅长苏近来很烦。

 

 

 

本来嘛,赤焰旧案已经昭雪,梅岭一役大胜后边疆安稳。他被封作少傅,偶尔指点勤奋好学的庭生和耿直的水牛陛下,日子过得多舒心啊,可偏偏,平静的生活被蔺晨搅得水深火热的。

 

 

 

准确的说,是被五岁的蔺晨搅得水深火热的。

 

 

 

关于蔺晨为什么会退回五岁的模样,谁都说不清楚,就连晏大夫出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因为蔺晨脉象平稳,根本不像是中了毒或者得病。

 

 

 

所以最后苏宅众人也都归结于大概是蔺少阁主不小心在调药的时候出了差错,导致他自己无论是智商还是身体都退回了五岁模样。

 

 

 

五岁的蔺少阁主,嗯,不得不说,撇开他古灵精怪爱捉弄人的性格,他还是一个蛮招人喜欢的孩子。

 

 

 

桃花眼配上小酒窝,再加上纯真无辜的大眼睛还有抹了蜜的嘴,想不喜欢都很难啊。

 

 

 

而且,五岁的蔺少阁主,可是妥妥的一棵挺拔的小白杨,腰间一丝赘肉也无,连梅长苏要抱起他也不算多困难。

 

 

 

梅长苏表示,等蔺晨恢复后他要好好问问他到底是怎么长成一个胖子的。难道岁月真的是把杀猪刀,可以把小白杨变成肥鸽主吗?

 

 

 

而当黎纲牵着蔺五岁来请示如何处理蔺晨变小一事时,梅长苏看着黎纲牵着的那个小娃娃,正眨着桃花眼看着他,一派的天真无邪,梅长苏忽然就心软了,温声道便让他留在苏宅,等有解决之法再说吧,摸了摸那人的小脑袋,头发触感蛮好的,又补了一句,反正苏宅又不是养不起。

 

 

 

说完便温柔地对蔺五岁笑了笑,唤了飞流进来带他去买糖葫芦吃。

 

 

 

于是在蔺五岁幼小的心灵里,梅长苏用一个微笑和一根糖葫芦奠定了一个温柔的哥哥形象,导致的后果是蔺晨成功地挤掉飞流,成为苏宅里与梅长苏最形影不离的人。

 

 

 

梅长苏在书房看书,他便坐在旁边拉着梅长苏的衣角一个人玩儿,时不时抬头看梅长苏一眼,然后再接着玩。

 

 

 

梅长苏在书案前写书批奏折什么的,他便端坐于书案对面,托腮看着梅长苏写字,哪怕困了也不出声,小脑袋一点一点鸡啄米一样,最后直接趴在书案上睡着了,梅长苏只能把他抱进内室的塌上让他安睡。

 

 

 

而最最要命的,就是他连睡觉都要缠着梅长苏,与梅长苏同睡一塌,如果第二日不是在梅长苏怀里醒来,势必要哭闹半日,谁来哄都无济于事。

 

 

 

梅长苏对此很无奈,却不得不顺了这小祖宗的意,好在蔺五岁睡姿还不错,又热乎乎的,抱起来就像一个人形暖炉,睡起来也舒服。

 

 

 

蔺五岁和梅长苏是开心了,可是咱们的皇帝陛下和忠心耿耿的小飞流却是十二万分的不满意。

 

 

飞流的心思很好猜,多了一个人分享他的苏哥哥他当然是不乐意的。而萧景琰的气就大一些了。

 

 

 

 

萧景琰气梅长苏与蔺五岁形影不离,连晚上都同塌而眠,这不是在赤裸裸地挑战他的地位吗?!

 

 

 

而且本来两个人议事时他偶尔还可以偷偷一亲芳泽,或者把那人的手与自个儿的十指紧扣,然后相视一笑,多少深情尽在不言中了。可是现在对着一个五岁的团子,这种事萧景琰无论如何都无法下手。

 

 

 

还有晚上的时候,那一次他好不容易找了个借口留宿,正笑着对梅长苏说麻烦少傅收留一晚罢,然后熟门熟路地吻上那人,手揉着那人的腰眼让那人好附在自己身上,然后一路吻进了内室,正打算抽开那人的腰封时便听到一个脆生生带着点困顿的声音:“苏哥哥和琰哥哥,你们在玩什么呀?带我一起玩好不好?”

 

 

 

梅长苏看着萧景琰的脸色慢慢的乌云密布,下身的肿胀在摩擦着他的大腿内侧,可是在那个团子的注视下还是慢慢地移开了身体,然后便冲了出去一叠声地问哪里有冷水,梅长苏在室内听得分明,没忍住差点笑岔了气。

 

 

 

梅长苏笑够了才发现团子双眼晶晶亮地正在看着他,一脸的无辜,想起来刚刚某人那黑如碳的脸色,梅长苏没忍住又笑了起来。

 

 

 

可是梅长苏的好日子没过多久。

 

 

 

先是自个儿心上人已经接连几天都对自己和文武百官摆着一直面无表情的脸,而那双眼睛一直都盯着自己,里面怒气满满生怕别人不知道看不出来他生气一样。

 

 

 

本来梅长苏还是蛮坦然的,可是自从有一次那团子半夜做梦把他脖子当糖葫芦啃了一口,让他顶着一个咬痕去上朝时听着,交好的官员的打趣和看到景琰那要喷火的眼睛,梅长苏心底咯噔一声,暗道要糟。

 

 

 

回到苏宅后梅长苏又要被黎纲和甄平两个人连番轰炸,内容不外乎是说蔺五岁和飞流打闹时又撞碎了什么花瓶盆栽,又不小心掀了吉婶的蒸笼把一笼的包子都掀到地里,再来就是把晏大夫晒的草药弄得乱七八糟吧啦吧啦吧啦吧啦吧啦…

 

 

 

头疼。

 

 

 

梅长苏受不住两头的坏脸色,终于在琅琊阁飞鸽传书说老阁主回来的时候把人给送了回去,然后日子就清净了。

 

 

 

嗯,我们的梅宗主不小心地忘了那头怒气冲冲的水牛。

 

 

 

然后水牛的怒气在蔺晨走后第二日爆发了。

 

 

 

那日散朝,梅长苏正打算随人流一起告退,却冷不防听到那高高在上是九五至尊唤他:“苏卿留下,朕有一事要与苏卿商量。”

 

 

 

既然皇帝陛下都开口了,梅长苏也只能恭恭敬敬地应了声是,然后站在原地看着萧景琰屏退左右,空荡荡的大殿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苏卿,上来离朕近些。”

 

 

 

梅长苏听见萧景琰唤他上了那御阶,刚刚想说于礼不合便被萧景琰堵了一句:“近些才好商量,难不成苏卿想朕亲自去请苏卿上来吗?”

 

 

 

梅长苏头皮发麻,只能顶着那人的注视慢慢上了御阶,站在离龙椅三步开外的地方,拢着手问:“陛下唤臣商量何事?”

 

 

 

话音刚落便感觉胳膊被人拽住,一用力他整个人已经趴在了罪魁祸首的怀里。萧景琰笑得狡黠又带了几分咬牙切齿:“苏先生,咱们之间,是不是还有事没做完啊,嗯?”

 

 

 

 后续戳← 

 

 

【靖苏产出群新春活动】新春刀糖战

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风云即起,不如趁此良机一绝胜负

刀耶?糖耶?

都是粮。

产粮大战一触即发

正月初一到正月十五,好戏连台上演

值此佳节,靖苏产出群春节献礼

[新春刀糖大混战]

每天安排一组糖刀成员自选方式,主题,发表作品。

各种题材各自相对应(例如画手对应画手),刀糖战作品交由主页,匿名统一发

同时进行竞猜活动,率先猜出产粮太太者,或许有神秘礼品等你哟

【p.s.也可能没有=-=】

—————————————————

 欢迎各位看官多多点赞评论,为你所爱的口味做出贡献! 


 

 

 

 


评论(17)

热度(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