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产出靖苏了吗

靖苏产出群活动专用lo |群号:168702195 欢迎太太们入群一起玩耍,申请时请备注昵称和技能点 么么哒

【新春刀糖战14/15】糖组作品:《闲话》

 

距离上一次的二人意见不合的言语争执已经很远了,然而此次为了户部改制,苏先生竟又惹到了许久不曾动怒的七皇子殿下。萧景琰并不曾理会欲言又止的梅长苏,只怒气冲冲拂袖而去,顺便甩上了暗道的门。

听到“咣当”一声,梅长苏愣了一下,便听到身旁传来了黎纲小心翼翼地问话:“宗主,可要前去靖王府分说一二?”

梅长苏无奈笑笑,心知这是上次卫铮一事将这位苏宅管家吓到,也不甚在意,只说自己细细思量一二,再做打算。至于苏宅管家嘴里碎碎念的那些关心的话,他就都当作耳旁清风,一笑而过了。

 

梅长苏却是想不透萧景琰究竟在闹什么脾气。这户部改制的税率是上次沈追等人与萧景琰讨论出的最佳结论,征税标准也是萧景琰曾经首肯过的。更不必说他向萧景琰建言的户部专吏选拔标准,也是他前些日子与萧景琰仔细分析过的。条条总总太过繁杂,他这才向萧景琰建议待来年新春,拟一份户部改革文书,彻底改掉目前繁官冗员一层层剥削百姓的贪腐现象。

捻着袖子,梅长苏陷入了惯常思考的套路之中。直到黎纲进来将烛火点上,他才恍悟时间不早了,便嘱咐黎纲随便弄点饭菜,又惹得这苏宅管家一肚子的抱怨。梅长苏只笑着听,反正他麾下这些人没大没小惯了,平日里有事无事便要演上一演来逗笑自己,这似乎都成了他们的专职工作。

“靖王殿下也想逗笑您啊。”黎纲撇撇嘴,“也就您,总把他每一句话都当圣旨,非要分析个一二三出来。”

梅长苏抽了抽嘴角,决定还是默默的喝点稀粥便好。

至于那水牛是想逗自己笑结果反被自己的调戏的恼羞成怒,还是一本正经辩不过自己导致的恼羞成怒,都留到明天再说吧。自己也是越活越回去了,竟然把这人随便一句话都得在脑子里转上三遍,简直是浪费自己的时间。

可是偶尔想想,他每句话都在自己脑海里转了三遍呢。

睡梦中的梅长岁微微弯起了嘴角。

 

“铃铃铃——”一阵急促的铃声传来,梅长苏有些懵然,却是在黎纲的辅助之下迅速完成梳洗更衣的手续,前往书房见到了一个依然黑着脸的靖王殿下,以及一盒宫中常见的点心盒。

“点心、母妃所做,”萧景琰硬邦邦地叙述着事实,“药粥尚有余温,可促进药效,快喝。”这一句接一句的口气可是半点称不上客气,梅长苏却是安然地接过他手中的药粥,微微挖起一勺试了试温度,便一口接一口的喝了起来。他低垂着眉眼,只看着手中那碗并不苦涩的药粥,喝粥时动作文雅,一举一动不急不慢,吞咽时也并不会产生任何引人烦躁的声音,于是整个房间便陷入了一种沉静的气氛之中,有点从未在苏宅中出现的温柔之感。

就连萧景琰都有点被感染了。然而梅长苏却并不识趣,或者说,他并不以此为自己今日的所有乐趣。于是当他喝尽药粥、随手拾起一块蛋黄酥时,便随口问道,“殿下今日来得格外之早,有什么要紧事么?”他顿了片刻,见萧景琰不曾回复,便又加了一句,“莫不是只为给苏某送个早餐?那到不必劳烦靖王殿下及静妃娘娘如此上心了。苏宅虽不是大富人家,但吉婶的手艺也是极好的。”

萧景琰从不知道这人如此善于反咬,只觉得阵阵怒气上涌,“不过是担忧先生如本王一般心思沉重,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特来探望罢了。”他暗气自己,也不欲多说,只把自己心中所想说了出来便不再解释。

——枉他还以为这苏先生会了解自己!

 

看着眼中含着血丝、黑眼圈极为明显的萧景琰,本来想回一句“那你黑着脸来是给我添堵的吗”都被梅长苏给生生地吞了回去。他从不是一个对敌仁慈的主,然而此时坐在他对面一脸不快的却不是他的敌人,更不是一个不需他关心的陌生人。那可是他的景琰,一个他宁可舍了自己入那阴毒地狱,也希望能保全对方赤子之心的人。

“谢殿下关心。”梅长苏叹了口气,以左手拿了块点心引住了萧景琰的注意力,右手却在不住地捻着无辜的衣角以帮助自己迅速理出思路,“昨日是苏某的不是,还望殿下见谅。”说这,他轻轻的咬了一口碗豆酥,以舌尖轻巧的扫过下唇粘上的糕点渣。

萧景琰只吞了一口唾液,内心默念静心养气的经文。

——他从来都知道苏先生美而不妖,自有一股凛然正气震慑旁人,却不知这人竟然也能如此诱。

许是之前的气氛太过美好,所以此时哪怕沾染上点点暧昧,梅长苏也并未注意,只继续道,“是苏某太过激进,竟想一次将所有改革全都落实,是苏某思虑不周。”他微含歉意地想萧景琰示意道,“若是依殿下所想,大约是先改税制、再改税率,最终调节负责征税的吏员,依次进行?”

萧景琰点头称是。

“殿下考虑得确实有理,”梅长苏颔首,“不过如此一来,怕是各步之间会有半月至一月半的政策更改期,殿下可曾想过在这期间,若有贪腐官员钻了更改期的空子,该如何是好?”

 

萧景琰不过是一腔热血再加上直觉行事,并不曾考虑过种种漏洞。刚被问到最初级的问题便卡了壳不知如何回答。方才明白昨日自己确实是逗弄苏先生时被他反激出了火气,很是无理取闹了些。他从不是一个羞于认错之人,一旦想通,便迅速敛好衣襟,正坐起身,想向还在品着点心的梅长苏恭恭敬敬的行上一礼,“谢先生教我,免我刚愎自用之罪。”

梅长苏哪里肯受这般大礼,急忙跪行上前两步扶住这一激动起来便总在自己面前失了分寸的靖王殿下,“殿下何须如此。”他颇有些苦恼,“生生害我丢了半块梅花糕啊。”他叹道,“静妃娘娘手艺极好,奈何这梅花糕制作困难,往日里一盒只有一块,今日这块,当真可惜。”他装模作样的舔了舔手指上剩余的碎屑,“殿下若是能细心对待身旁之人,总会看到甜美可人之处。官场水深且浊,若是一心向暗,当真可惜了殿下那片赤子之心,以及旁人对您那番赤诚之意。”

 

萧景琰十分赞同,默默的点了点头表示受教,便准备收起点心盒子回去了。“谢先生指教。景琰回去还有些许事务要处理,便先行告辞了。”

“殿下……”梅长苏暗松了一口气,心想总算是自本王变成了景琰,这水牛的火气算是消得差不多了,“殿下今早可有什么紧急事要处理?”

“不曾。”萧景琰一板一眼的回复,“只是军中杂务。”

梅长苏看着那人正经的神情,有些无奈。这人昨夜怕是一宿没睡,这才造就了这般浓重的黑眼圈与双眼中密密麻麻的血丝。若是放他回去处理事务,只怕根本不会休息片刻。微一思索,他便换了口风,“不知殿下可否赏光,在苏宅小憩片刻,不多时便是午饭时分了。吉婶今日可是做了些廊州小菜,平日里金陵是吃不到的。”他笑得有些诱惑,“算是今日早餐的回礼,不知殿下……?”

萧景琰皱起了眉,他可不愿在苏先生心中留下半点懒惰的印象。虽然在此小憩、用膳确实颇为诱惑,但他却并不想破坏自己勤恳任劳的形象。

梅长苏挑了挑眉,不必多看萧景琰的表情便能猜到他的想法,“殿下多虑了。只是苏某担忧殿下昨夜不曾休息好,想劝休憩片刻,再处理事务,方有高效。”

 

“先生说的是,景琰打扰了。”他准备起身,却被梅长苏拉住了袖子。

“殿下还打算去客房睡上一觉?”梅长苏有些苦笑,“苏宅并无客房,您要想去,便到苏某卧室小睡吧。”

萧景琰尴尬地咳了两声,“那还是……不打扰苏先生了。景琰就在这里小憩片刻,不知先生是否介意?”

梅长苏微笑摇头,“可用叫黎纲取个枕头与毛毯过来?”

“不必麻烦。”萧景琰以手枕头,不一会儿便轻轻打起了鼾,陷入浅眠之中。梅长苏这才轻舒一口气,右手只觉得要把衣角都磨烂了,拇指与食指相触的地方也是烫的很,摸一摸嘴唇似乎都能燎起个泡一般。不过总算是将这头横冲直撞的水牛安抚住了,不然还不定会出什么麻烦呢。

 

梅长苏呆呆的看了看这人,发觉他脖颈处似乎有些扭得别扭,便轻轻地移过去,跪坐在那人身旁,扶起萧景琰的头放在自己的膝上。萧景琰颇为享受的摇了摇头,似乎是想在一片柔软的腿肉之中捻出一片适合自己头型的温软之地,这般幼稚的行为逗得梅长苏险些轻笑出声,“真是没有脑子。”

 

阳光斜过门槛,铺在地板上那两人的身上、面上,柔和而温暖。

不求前世,不问来生。

只求这辈子,能让他们就这样相伴,无病无灾,携手白头。

———————————————————————

【靖苏产出群新春活动】新春刀糖战

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风云即起,不如趁此良机一绝胜负

刀耶?糖耶?

都是粮。

产粮大战一触即发

正月初一到正月十五,好戏连台上演

值此佳节,靖苏产出群春节献礼

[新春刀糖大混战]

每天安排一组糖刀成员自选方式,主题,发表作品。

各种题材各自相对应(例如画手对应画手),刀糖战作品交由主页,匿名统一发

同时进行竞猜活动,率先猜出产粮太太者,或许有神秘礼品等你哟

【p.s.也可能没有=-=】

—————————————————

  欢迎各位看官多多点赞评论,为你所爱的口味做出贡献! 


评论(5)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