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产出靖苏了吗

靖苏产出群活动专用lo |群号:168702195 欢迎太太们入群一起玩耍,申请时请备注昵称和技能点 么么哒

【新春刀糖战2/22】糖组作品·此心之意比天长

此心之意比天长

这已经是苏先生晚膳后第二次显出疲态了!坐在他身旁的萧景琰心疼地皱了皱眉,嫌弃的目光转向新晋户部尚书沈追那两片喋喋不休的肥唇,心中后悔大了去,今天怎么就带了沈追和蔡荃这两个话唠一起来苏宅呢!头一次登麒麟才子的门,这两人也不知道客气客气,什么刑律之事,盐铁农耕,手头那点麻烦事样样不落都拿出来问苏先生,茶也喝了,饭也吃了,眼看暮色四合,也不见这两个老匹夫有一点挪挪屁股的意思!本王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苏先生“商议”呢!

 

这靖王殿下光顾着自己相思情切,倒是全然忘记了这五六日里,自己是为何一直被苏宅拒之门外,今日又是如何耍了一番心机,才好不容易得了父皇默许,带着两位朝中股肱良臣才得以敲开苏宅的门。

 

“沈卿,你们两个已经在这坐了一下午了,又吃了晚饭,怎么还要聊啊?”萧景琰朝沈追使着眼色,干脆替梅长苏下了逐客令“你们两个下次再来请教吧!”

对席的蔡荃倒是个有眼色的,接话道:“……呃,这天都黑了。”

户部尚书沈追正聊到兴起,又哪里知道靖王殿下腹中这些小九九,自然是死活也要把目前手中最最要紧的中正定品一事拿出来请教一番。

“中正定品是吏部的事,与你有什么相干?”这老头是听不懂本王的意思吗?!眼见窗外夜色渐浓,萧景琰急得在心里跳脚,口气近乎质问。

至于萧景琰的心思,麒麟才子当然猜的透透的。那一日,两人坦诚相认,哭一阵笑一阵的,情之所至一个没忍住在房里一番颠鸾倒凤,快活得忘了今夕何夕。晨起还想装作无事,咬牙忍着身下那不可言说之处火辣辣的酸痛坐起来,可衣服遮得了欢爱痕迹,却瞒不住晏大夫医术精湛的手指,才一搭脉,老头儿就气得吹胡子:“真是胡闹!宗主才从悬镜司出来几天?!这样的身子你们怎么就敢……!不治了不治了!老夫要回廊州去!”。到底是要脸面的,麒麟才子仗着自己是个病人,真假咳了几声直接缩进了被窝,哪管那罪魁祸首涨红着脸一面赔不是,一面信誓旦旦保证没有晏大夫的命令绝不再踏进苏宅一步,这才消了老头儿的气。

 

 

而思念这个东西也奇怪得很,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可一旦没了身份的顾虑,又调养了这几日,有时只是闲坐品茗,脑海里也会突然冒出大水牛那张英气逼人的脸庞和那夜不可描述的种种。这几日遵了晏大夫医嘱,苏宅上下人等齐心协力防火防盗防靖王,连密道门也被飞流搬来一座几榻堵住了,想想看这“祸首”只会忍得比自己更辛苦吧。

梅长苏看了看萧沈二人,笑着把话接过去:“无妨,苏某难得与二位大人相谈甚欢。况且到时候这一位中正官和十八位副中正的人选,陛下必然会问到殿下的意见,殿下打算如何作答呢?”

说着话,梅长苏略微挪了挪姿势,靠坐得更舒适些,一双桃花眼里的风情还带着点幸灾乐祸,弯弯一笑迎上萧景琰悻悻的目光。死水牛,让你骗我!明明认出了我就是林殊,还是用那种……那种方法认出来的,我还被你瞒了这么久!可怜我城最亮的智商都被你这头牛吃掉了!可恨那天还没来得及跟你算账,你就被晏大夫赶出门了。

……

送瘟神一样送走了沈蔡二人,萧景琰抬脚一勾关上房门,从后面抱紧了梅长苏:“小殊……对不起。”

这又是道的哪门子歉?板着脸的梅长苏一秒破功,笑出声来:“靖王殿下哪里对不起我了,来说说看?”

“唔……我实在是无能得很,护不住你,让你进了悬镜司受苦,差点……”萧景琰想起前事仍旧后怕得脊背发凉。

“又说这个!”梅长苏生气地挣开怀抱,转身朝萧景琰额头上一记爆栗,不是说好了不再提这事了嘛。

“不提这个不提这个,哦……我不该像那天那样折腾你……你身子才刚好……”萧景琰声音低下去。

“你……!”

谁跟你说这个事了?!还不肯承认你流氓成性,这些年成天脑子里就想着我身体上那点隐秘?要不当初怎么能用一场欢好就能认出我林殊的身份?!

一想起这事梅长苏就羞得语结,甩袖就往内室走去,“靖王殿下真是好本事!连苏某自己都不知道的身体隐秘,却被殿下肖想惦念了这么多年!”

 

“我的好本事你可还没真正见识到呢……”

“嗯?你说什么?”

“唔……我是说,你是我明媒正娶的靖王妃,我惦念肖想也是应该的。”萧景琰紧两步跟上去,拽着衣袖把人重新搂入怀里,轻声问道,“你说是不是呀?我的王妃?”

萧景琰的语气刻意轻佻,可这王妃二字却听到了梅长苏心里去,心尖上最柔软的地方冷不防抽痛。明媒正娶又“英年早逝”的男靖王妃,亏这傻子想得出来!当年瘫躺在琅琊阁重塑肌骨,派出去的鸽子带回的消息一个比一个糟糕,可铁骨铮铮如梅长苏自从选择好疗毒方式的那天起就再没掉过一滴眼泪,直到传来消息,当朝七皇子靖王不顾身份体面,以性命相逼强讨旨意,明媒正娶了同为男子的“已故”逆犯林殊,梅长苏的眼泪这才决了堤。

堂堂皇家体面如何能容得这等惊世骇俗的“荒唐”事,什么以性命相逼?那皇帝萧选何时这样在意过萧景琰这么一个不起眼的皇子的性命呢!当时北燕西厉见梁渝之战后双方两败俱伤,于是重兵压境意获渔利,而没了赤焰军,萧景琰便是那个鲜有能领兵打仗又让萧选放心的统帅。要不是这样动荡的时局战局,萧景琰恐怕早就被……


【矜持一点,通篇外链·不老歌】

【矜持一点,通篇外链·微博】


)————————————————(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月如钩

从那时金陵飘雪到如今雾漫山冈,所爱所思所感所念之人,是天涯还是咫尺?

很高兴见到你,我的故人,我的新友

新春刀糖战2.0今日开台!

二十二天的时光,产出群陪你一起度过!


评论(30)

热度(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