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产出靖苏了吗

靖苏产出群活动专用lo |群号:168702195 欢迎太太们入群一起玩耍,申请时请备注昵称和技能点 么么哒

【新春刀糖战15/22】刀组作品·套路

套路

 


#现代AU#

 

#毒枭&特情#

 

#大抵是脑子有坑#

 

#全文抄袭七世有幸#①

 

 

【一】

 

悬月如钩,金陵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房门紧闭。

 

萧选面色凝重的盯着萧景琰,萧景琰也一脸懵逼的看着萧选。

 

“景琰,此次任务非常重要,你可定要……”

 

“等等。”萧景琰一抬手打断了父亲的话,“你说了一大堆,无非是想让我混进江左市的贩毒集团去,江左是五哥的地界,为啥要我去?”

 

“恩……”萧选略微沉吟,有点儿回答不上来,看着儿子愈发阴沉的脸色,这位年过五旬的局长只好卖起了萌。

 

“你五哥他胆小如鼠,蠢笨如猪,麻木不仁,心术不正,欲壑难填……”

 

“好了。”萧景琰出声打断自己老爹的话,“我去。可我怎么混进去?”

 

萧选扬扬头:“你随便。”

 

萧景琰道:“我用什么身份混进去呢?”

 

萧选戳戳指甲:“你随便。”

 

萧景琰道:“我不去了。”

 

萧选挠挠头:“你随……啊,不行!”

 

萧景琰朝着自己老爹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二】

 

萧景琰正蹲在江左东路的马路牙子上嚎。

 

佛牙死了。

 

这条死狗也不知道是初到江左水土不服还是脑子受了刺激,在大街上随便吞了块儿炸鸡排就倒地不起了。

 

萧景琰看着自己悉心养大的二哈就这样倒地不起呼哧呼哧的喘不上气,当时就急了,把狗链子放下,蹲在马路牙子上嚎啕大哭起来。

 

“佛牙呀!你怎么就那么样的快呀!我还没来得及给你娶个媳妇,别人喂你一块儿鸡排你就不要我了呜呜呜……到时候等我去见上帝,我可怎么跟小殊交代……嘤嘤嘤”

 

萧景琰这厮正哭哭啼啼嚎个不停,忽然一阵疾风扑面而来,还未等萧景琰缓过神来,脸上便溅了一脸泥水。

 

狗日的,谁?!

 

萧景琰抹了把脸正要发怒,却看见一辆越野车停在自己面前,车窗缓缓降下,一个脸上架着金丝眼镜的男人探出头来,双目相接,对脸懵逼。萧景琰只觉得这张脸有些眼熟。

 

这不正是他在档案中见到的毒枭头子吗?!

 

还没等萧景琰想出如何不露痕迹接近对方的办法,那人却怒不可遏朝着萧景琰喊道:“你还打算嚎到什么时候?你再嚎一会儿,这只傻狗就噎死了!”

 

梅长苏扶额,萧景琰这才反应过来,狠狠推了推佛牙,把快流出的鼻涕又吸了回去,语无伦次道:

“那……那怎么办?”

 

“上车!”

 

萧景琰拖着这只傻狗爬上了梅长苏的越野车,还没等他坐稳,对方一脚油门车开了出去,萧景琰咣当磕到了脑袋,苦不堪言。

 

他揉了揉后脑勺,恨恨道:“阿西吧。”

 

【四】

 

梅长苏眯着眼睛盯着萧景琰,萧景琰瞪着眼睛看着梅长苏。

 

前者翘着二郎腿一脸悠然,后者顶着脸上的泥浆一脸懵逼,而那个为了吃鸡排差点儿命赴黄泉的佛牙——此刻正懒洋洋的趴在地上盯着梅长苏油光锃亮的皮鞋直流口水。

 

萧景琰道:“佛牙的事情,多谢你。”

 

梅长苏道:“这没什么的,许是我和它对了眼缘吧。”说着,伸出手去抚摸那二哈的头,佛牙也不认生,伸出脑袋去拱那只好看的手。

 

萧景琰看着梅长苏那只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十分好看。只是那手居然有点儿像……唉……别想了。

 

萧景琰吞了吞口水,搓着手,佯装智障。然而他并不知道自己本就耿直的性子,装与不装,根本没什么两样。

 

使劲儿把正在舔梅长苏手指的佛牙拖走,萧景琰道:“还不知恩人的名字,我叫牛七,它叫佛牙,我俩相依为命,他就像我的儿子一样,今天你救他一命,我就是当牛做马也要报答你。”

 

萧景琰这话说的诚诚恳恳,听到梅长苏耳里却不是那么回事儿了。他先在心里骂了萧景琰一声——你大爷!我把佛牙当弟弟,你却把它当儿子,当真是好辈分。

 

然而心里再怎么愤愤不平,梅长苏却只能摆出一副丧妻的冷面淡淡哦了一声,“我倒是不缺什么牛马,就是缺一个免费的劳工,你可愿意?”

 

愿意!怎么不愿意!萧景琰开心的快要飞起来了,妈妈咪哟!这年头毒枭头子怎么都那么好骗,贩毒集团怎么那么好进哦。

 

萧景琰看着眼前的梅长苏,仿佛在看喜羊羊,从警十四年,他从未觉得一个毒枭如此的和蔼可亲。然而收回这些好感,他又变成了那个傻乎乎的牛七,连忙朗声道:“愿意愿意,当然愿意。”

 

梅长苏道:“好,那你以后便跟着我了。我姓梅,名长苏。以后,你便只能认我一人。”

 

萧景琰道:“是。”

 

梅长苏没有再说话,招呼着佛牙走了出去,他的腿脚似乎不太好,可以看出有些微跛,身形消瘦,并不是有武艺傍身的样子。萧景琰打量着他的身量,来不及细想,也跟了上去。

 

【五】

 

萧景琰被梅长苏带到了一处旧车库。

 

江左市是梁国最大的码头城市,在这座城市里走私十分常见,纵然萧景琰是个警察,却也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别说毒品,就是这用来打马虎眼的走私车都够梅长苏死个七八回的。

 

萧景琰跟在梅长苏屁股后面走,越走越心惊。佛牙倒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懒洋洋的晃着屁股跟在梅长苏后面,萧景琰现在一看见这死狗就烦心,居然这么快就忘了主人是谁了。

 

可他却忘了,就连他自己也跟了梅长苏了。

 

仓库的尽头是一个房间,梅长苏叩了三声,两长一短,那门便开了,萧景琰跟了进去,只见屋内一共三人,概括来说就是山羊胡,小胡子,没胡子。

 

那小胡子的看见萧景琰时瞪大了眼睛,指着梅长苏道:“他......他......”

 

萧景琰登时心下一惊,心想莫不是这人看穿了自己的身份。然而没等到萧景琰想出应对之策,梅长苏便拍拍佛牙的屁股道:“那边玩儿去。”

 

佛牙悻悻的夹着屁股跑了,那小胡子才恢复正常。

 

萧景琰怀疑自己进错了贼窝。

 

【六】

 

小胡子盯着萧景琰,萧景琰也盯着小胡子。

 

小胡子移开了目光,萧景琰便侧了脑袋去盯那没胡子的。

 

小胡子用手肘怼了怼没胡子的:“甄平,你说这人什么来路?”

 

没胡子的比较沉稳,微微摇头道:“不知道。”

 

于是没胡子的和小胡子的携手跑到梅长苏那儿扑通一声跪下,齐声道:“宗主,他和那狗哪儿来的?”

 

梅长苏云淡风轻,抚了抚袖子道:“马路牙子边上捡的。”

 

【七】

 

小胡子和没胡子瞪大了眼睛不说话,那山羊胡子却慢悠悠的摸了摸胡子,一脸酸气。

 

“原来梅宗主改行做了人贩子。”

 

【八】

 

梅长苏也不恼,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道:“谢先生多虑了,梅某饶是狗贩子,也未可知啊。”

 

【九】

 

甄平和黎纲一起盯着萧景琰,萧景琰也见惯不惊,有一搭没一搭的给佛牙顺毛。

 

黎纲见了佛牙就怕,远远躲到了一旁。甄平是不怕狗的,只是盯着萧景琰,眉头皱成了一个囧。

 

谢玉早就走了,用他的话说——“我谢某不屑于见这种小人物。”梅长苏也没刻意留他,坐在了谢玉之前坐的地方,看黎纲和甄平给萧景琰讲规矩。

 

黎纲看着萧景琰道:“兄弟,做我们这行有一个规矩你可知道是什么?”

 

萧景琰极为认真的仰头想了想道:“走路带风?”

 

黎纲痛心疾首道:“不能带狗。”

 

【十】

 

萧景琰终于知道了梅长苏正在谋划些什么。

 

 

这贩毒集团名曰江左盟,面上的头头是梅长苏,实则梅长苏只能做做走私的活,甄平黎纲就更不用说了,充其量就是个马路牙子上收保护费的。

 

怪不得对马路牙子如此亲切。萧景琰心道。

 

江左盟最大的收入便是靠着贩卖和走私毒品。谢玉的关系网一直渗透到国外,每年毒品的收益大把的进账,却有七成都进了谢玉的私囊,梅长苏又怎会容他?

 

于是萧景琰把佛牙晾一边儿,跑到梅长苏那里神色凝重道:“宗主打算让牛七怎么做?薅他胡子吗?”

 

梅长苏笑眯眯道:“不。”

 

“乃伊组特。”

 

【十一】

 

萧景琰被梅长苏吓得一个屁股蹲坐在了地上。

 

【十二】

 

梅长苏赶紧上前去把人扶起来,这么近的距离,萧景琰才看到梅长苏的眼皮上有道疤。

 

“你的眼睛……”

 

梅长苏漫不经心道:“怎么了?”

 

神色自然,手掌却握成了拳。

 

萧景琰眼皮跳了跳,吞了一口口水道:“当真是好看的紧。”

 

【十三】

 

梅长苏的计划订制的十分简单,萧景琰把这次行动称为——薅胡子行动。

 

由梅长苏牵线为谢玉带去一个假的毒贩子,无数次抽烟喝酒烫头撸串大保健之后,提出要收购一批大数量的冰毒,城西交货。

 

再由黎纲和甄平带人埋伏到城西,直接和谢玉厮杀个鱼死网破,把谢玉处理掉,群龙无首,江左盟便是梅长苏一人之物了。

 

萧景琰听这个计划听的一愣一愣的,在他看来这个计划过于简单,简单的不足以让谢玉中招,不过他还是十分出色的演好了智障下属的角色。

 

萧景琰道:“那个假毒贩……”

 

梅长苏不以为意道:“就是你。”

 

【十四】

 

萧景琰差点一口气过去,他翻了翻眼皮,恹恹道:“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梅长苏。”

 

【十五】

 

梅长苏把局设在了妙音酒店。

 

这妙音酒店是江左最大的酒店,十分讲究排场,萧景琰一大早就被甄平拖过去改造,说是要改变一下他的气质。

 

于是萧景琰在甄平的“妙手”下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收保护费的。

 

本来有些微长的遮住额头的刘海被发胶固定住,露出了略宽的脑门儿,一件普普通通的黑衬衫被萧景琰穿出了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也许是他的脸板的太正,眉头也皱的很深,活脱脱一副死了老婆的样子。

 

谢玉看了看萧景琰,对梅长苏道:“谢某实在是没想到,梅宗主随随便便捡了个人回来就是个大人物。”

 

梅长苏笑笑:“谢先生焉知这不是我的能耐。”

 

萧景琰不想在门口看这两个人剑拔弩张的互怼,略微深吸一口气带着梅长苏配给自己的两个小弟步履生风的走了进去。谢玉一抬头,就看见这浩浩荡荡的一伙人,嗤笑了一声道:“这牛老板的阵仗还真大啊。”

 

梅长苏道:“那是自然。这牛老板擅长变脸之术,我第一次见他,也没想到他有这么大的来头。”

 

萧景琰道:“梅宗主想不到的事儿还多着呢。”

 

说着,一把手枪顶在了梅长苏的头上。

 

【十六】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饶是谢玉都觉得有些荒唐。

 

萧景琰拿枪顶着梅长苏,甄平黎纲拿枪顶着萧景琰,剑拔弩张,立在一旁的服务员吓得两腿发抖根本说不出话来。

 

梅长苏对甄平黎纲道:“把枪放下。”

 

甄平黎纲不动。

 

梅长苏道:“把枪放下。”

 

两人同时开口道:“他放我就放。”

 

梅长苏无奈,看着萧景琰道:“那你就端一辈子吧。”

 

【十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萧景琰忽然大笑起来,抬手揉了揉梅长苏的头发。

 

萧景琰道:“梅宗主若让我端一辈子,我这胳膊也实在是受不得。”

 

梅长苏道:“就算牛老板有意,你这么顶着,我也受不住啊。”

 

萧景琰道:“不过是个玩笑而已,梅宗主言重了。”又转而向谢玉道:“像谢先生这等见过大风大浪的人,想必不会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谢玉松开了口袋里的手枪,笑眯眯道:“牛老板,你们城里人真会玩儿啊。”

 

【十八】

 

谢玉看着萧景琰,萧景琰却没看谢玉,悠哉悠哉的剥着手里那只虾。

 

谢玉道:“牛老板这次想要什么货?”

 

萧景琰道:“冰毒。”

 

谢玉道:“最近我那里研究出一种新品种,贼纯,吸上一口,念念不忘。”

 

萧景琰把虾塞进嘴里,含糊道:“是吗?”

 

梅长苏道:“牛老板有所不知,谢先生手里有一个研究所,专门研制新式品种,谢先生说纯正,那就绝对是市面上寻不到的一等一的好货。”

 

萧景琰道:“竟有如此好的东西,那便——一并定了吧。”说着抬了抬手,身后的小弟递上了一个箱子,亮出一看,妥妥的美元。

 

谢玉看了一眼道:“牛老板果然出手阔绰,那谢某人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萧景琰笑笑:“应该的,乡下人没见过世面,只能用钱堆了。”

 

梅长苏干笑了两声。

 

【十九】

 

谢玉约萧景琰洗桑拿。

 

萧景琰从来不觉得洗浴中心是可以谈事情的地方,但现在看来,这里鱼龙混杂,倒是很适合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比如现在,谢玉穿着个大袍子,露着他那二两肉,对萧景琰道:“牛老板觉得我谢玉是个什么人?”

 

萧景琰道:“商人。”

 

谢玉笑道:“无奸不商。我谢玉算不得什么好人,不过今天,我倒是打算做一件好事。”

 

萧景琰道:“什么?”

 

谢玉摆摆手道:“一件利你利我的好事儿。”

 

说着,搂着叫来的小公主一阵风儿似的走了。

 

【二十】

 

等到梅长苏赶来的时候萧景琰才意识到谢玉对自己做了什么。

 

萧景琰和梅长苏大眼对小眼,萧景琰欲哭无泪道:“你……我……”

 

梅长苏不明所以道:“你什么你我什么我?你怎么了?”

 

萧景琰颓然坐在沙发上大腿一劈一脸的生无可恋,他看着梅长苏道:“我硬了。”

 

【二十一】

 

清醒的那一刻,萧景琰很忧伤。

 

他不知道谢玉给自己下了什么猛药,能让自己十分威武的把梅长苏睡了。

 

他看着一片狼藉,突然想跑。

 

却又跑不了。

 

他记忆中唯一清晰的片段便是他不停地亲吻着梅长苏那骨节分明白皙修长的手,一遍又一遍的喊着另一个人的名字。

 

林殊。

 

他看着梅长苏的睡颜,嘴角还挂着一点微笑。萧景琰实在想不出如此屈辱的事情有什么好笑的。

 

帮他将谢玉料理了吧。

 

也算报答。

 

【二十二】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说好的城西小树林,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萧景琰和谢玉都没有食言,两伙人在城西接头,只是萧景琰却没带梅长苏的人。

 

他带的都是江左公安局缉毒队的便衣。

 

萧景琰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考虑的,特意避开了梅长苏的人,避开了梅长苏设的局,避开了梅长苏准备的时间,独自袒露身份来赴谢玉这一约。

 

谢玉道:“来了?”

 

萧景琰道:“来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谢先生,你的货?”

 

谢玉笑了笑道:“先不谈生意谈朋友,牛老板,实话实说,我们梅宗主怎么样?”

 

萧景琰眼皮直跳,恨不得把谢玉活活嚼了:“甚好。”

 

谢玉道:“也是难为牛老板了,为了一个梅长苏,来冒这么大的险。”

 

萧景琰皮笑肉不笑:“谢先生焉知不是因祸得福啊?”

 

谢玉微微一笑,举起了枪。

 

【二十三】

 

江左市特大缉毒案件于城西破获,当场缴获冰毒9000克,新型毒品K粉7000克,犯罪嫌疑人谢玉被当场抓获,警方还顺藤摸瓜找到了谢玉的毒品作坊,缴获了更多的毒品。

 

萧景桓满面红光的推开病房的门。破获了这件案子,他直接连升三级,此刻看见自己负伤的弟弟,皱起了眉头。

 

萧景琰道:“这是什么风把五哥你给吹来了?”

 

萧景桓拉开窗头的椅子,给弟弟掖了掖被角:“景琰啊,不是五哥说你,你怎么这么鲁莽,要不是你临时改变计划,这次行动就能把梅长苏抓捕归案。”

 

萧景琰闷闷道:“不行。”

 

萧景桓不解,“什么不行?亲爱的弟弟,你不会是当了几天的特情,和毒枭相处出感情了吧?”

 

萧景琰心烦意乱,他不想回他五哥的话,可他五哥说的并没错。

 

如果不是自己临时起意,恐怕现在,梅长苏也在监狱里了。

 

良久,萧景琰开口道:“佛牙还在他那里。”

 

萧景桓愣了愣,沉默了许久,直到离开,他才丢下一句——“原来你还是忘不了林殊。”

 

【二十四】

 

林殊一直是萧家的禁忌。

 

当年萧景琰的大哥萧景禹为了破获一起涉外贩毒案,将他的小表弟,也就是萧景琰的青梅竹马——林殊,派去毒贩夏江手下做了特情。

 

当年那起悬镜贩毒案震惊全国,不止毒品数量,警方的伤亡人数也是个揭不开的伤口。

 

萧景禹,林殊,林燮,无一生还。而那个20岁的少年便是他们之中最惨烈的了。

 

林殊与毒贩对质到最后一刻,夏江老奸巨猾,既然已知回天乏术,便在警方重重包围的时候破坏了定时炸弹,毒贩警方,无一生还。

 

林殊,也就成了萧景琰心中最深的那一道口子。

 

谁都碰不得。

 

【二十五】

 

萧景琰打算接佛牙回家了。

 

他只身一人来到曾经那间车库,两短一长,门开了。

 

只有梅长苏一个人在里面。

 

佛牙懒懒的趴在他脚边,用爪子扒住那双发亮的皮鞋,忘我的啃着。梅长苏看着萧景琰,萧景琰也看着梅长苏,却不知道这长久的凝望是为了什么。

 

萧景琰道:“我来接佛牙回家。”

 

梅长苏道:“好,你带它走吧。”

 

萧景琰拍了拍佛牙的屁股,却发现佛牙舍不得走了,他不免头疼起来,这个死狗,才这么几天就不认自己了。

 

他和梅长苏都没有提谢玉的事儿。萧景琰知道,梅长苏这是打算放自己走了。

 

萧景琰拖着自己的懒狗一步一步的往外走,走出大约二十米的时候,他听见梅长苏喊了一声——“萧景琰。”

 

【二十六】

 

梅长苏道:“萧景琰。”

 

萧景琰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梅长苏。

 

他还是更喜欢梅长苏喊自己牛七。

 

梅长苏道:“你还记得那个晚上吗?就是在洗浴中心的那个晚上。”

 

萧景琰道:“抱歉。”

 

梅长苏却笑了。他踢了踢脚下的尘土,幽幽道:“萧景琰,你从不记得这些。”

 

萧景琰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嗓子又干又涩,心里也有很多话想说,却问不出来。

 

比如,梅长苏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再比如,那一夜在梅长苏的心里算什么。

 

可无论怎么样萧景琰都问不出了。

 

警笛声响了。

 

【二十七】

 

“梅长苏,你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手中的武器。”

 

梅长苏的眼神变了。他死死的盯着萧景琰,几乎要将他盯出一个洞来。

 

“我……我不知道……”萧景琰弱弱的开口,上了这么多年的警校他不可能一点反侦查能力都没有,来的路上有人盯着他,他早就有所察觉。

 

只是没想到他五哥这么沉不住气。

 

梅长苏笑了笑,没有说自首,也没有说放弃,他看着萧景琰,忽然用不高的声音说了一句:“原来水牛这一辈子就只会喝水。”②

 

“什么?”

 

萧景琰没听清楚,却也由不得他听清楚了,梅长苏那只骨节分明白皙修长的手扯断了红蓝两线。

 

除了巨大的爆炸声,萧景琰什么都听不见了。

 

【二十八】

 

萧景琰来到我的小酒馆的时候,着实把我吓了一跳,他的眼睛红的像个兔子一样,一人一狗,如此落寞。

 

他说:“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我连忙给这个可怜的人搬出我的桂花酿。

 

【二十九】

 

萧景琰道:“我有个朋友,他死了两次。”

 

【三十】

 

萧景琰看到了梅长苏的档案。

 

林殊,33岁。曾经协助金陵市公安局破获了悬镜特大贩毒案件,是那场爆炸中唯一的幸存者,深Ⅱ度烧伤,进行整容后改名换姓,潜伏在多个贩毒组织进行缉毒工作。

 

而就在三年前,他以梅长苏的身份混入了江左市的贩毒组织。

 

萧景琰一时无话。

 

萧选给了萧景琰一个纸条,说是梅长苏留给他的。

 

展开一看,是熟悉的,林殊的字迹。

 

——“景琰,若是能回到林殊的结局,我很欢喜。”

 

【三十一】

 

酒醒以后,萧景琰终于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事。

 

那一夜是梅长苏主动,萧景琰吮吻着他的手,一遍又一遍的唤着“小殊,小殊。”

 

而梅长苏也一遍一遍的应了。

 

【三十二】

 

萧景琰不得不承认,他这一辈子,就只会喝水。

 

-FIN-

 

①为了避免说借梗抄袭,我就大方的承认,是看了wuli七英俊的《有药》开了这个脑洞。

②非原创,来自曾经看过的一个国外妹子同人文中的句子。

③本来没打算把这么正经的梗写的这么毒,因为最近受了刺激,如果最后扒皮的时候,这个梗会被我扩写成正经向长篇,嘻嘻。

 

——————————————————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月如钩

从那时金陵飘雪到如今雾漫山冈,所爱所思所感所念之人,是天涯还是咫尺?

很高兴见到你,我的故人,我的新友

新春刀糖战2.0今日开台!

二十二天的时光,产出群陪你一起度过!

评论(15)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