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产出靖苏了吗

靖苏产出群活动专用lo |群号:168702195 欢迎太太们入群一起玩耍,申请时请备注昵称和技能点 么么哒

【新春刀糖战22/22】糖组作品·在你身边

在你身边

 

脑洞借用点梗,设定与截图均已取得原作者授权

OOCOOCOOCOOCOOC

 

 

 

1

萧景琰醒来时,似乎还不曾清醒多少。

动,不能动;话,也说不出。眼前只有一片黑暗困扰着他,正在他百思不得其解时,却传来了这样一段对话:

“宗主,殿下这几日闭门谢客,说是伤寒发作。”

“怎得,前几日不是还好好的吗?”

那是梅长苏的声音。

萧景琰放下半个心来,看来自己是跑到苏宅来呐,不过自己为何没被人发现呢?

“属下无能,还没能打听到具体的消息。”

“速去打听,一有消息马上禀告。”

“是,宗主。”

脚步声渐渐远去,萧景琰听闻至此才想起前几日自己似乎是生了病,不过自己为何会封锁消息呢?

“咯嗒——”一声,萧景琰的眼前一片明亮,还有那张熟悉的脸庞......怎么如此大?

梅长苏眉头紧锁,扫视一会将手伸向萧景琰——的旁边,拿起一块小木牌。

萧景琰见状更加奇怪,他左挪右挪着踮起来眺望着,只见他将那木牌放置于铁铲上并于火盆上方来回烘烤着,嘴里念叨着:“景琰此番生病来得蹊跷,不知这背后是否有人暗中想要陷害他,或许是这个,又或许.....”说到这儿梅长苏顺手拿起了“萧景琰”,冷笑道:“是这个人?”

被人拿起之后,他这才发现自己竟是在梅长苏手中?!联想起刚才一幕,萧景琰没能放下的半颗心提得快到嗓子眼:“我变成了块木牌,还是在长苏的手上?”

左右掂量后,被烘烤的那块被梅长苏毫不留情的抛在火盆中,木牌立刻就被火焰包围,看得萧景琰冷汗直冒,庆幸自己命大。

在被放回原来地方的瞬间,萧景琰晕了过去。

 

2

萧景琰第二次醒来时,十分的疑惑已经减了两分。

还是在苏宅。

也还是在梅长苏的房内。

不过这次倒是有些变故,因为自己能走能跑能跳还能叫呐,虽然这叫声听起来像动物一样.....

等等一下,动物?

萧景琰左思右想也想不出苏宅到底养了什么动物,反正自己来访多次也没见到过。

莫不是长廊下的鲤鱼,可眼前这光景,若是鱼还能存活吗?

难道是吉婶所豢养的禽类?

这更不对啊,我这怎么看都不像是鸡鸭吧。

“哎,这小灵貂怎么自己跑出来呢?”萧景琰愣神的功夫,已经被人抱在怀中,他转头辨认了好半天才发现是甄平。

这次又变成小动物?

“我又不会养它。”梅长苏从内室出来,不疾不缓道。

“可是宗主,这也是宫羽.....”甄平听此想要辩解道。

“你且不必多说,我自有分寸。”说罢倒是淡漠得瞟他一眼,“今日寻个时间,你将它送回去吧,话也不必多说。”

甄平似是有些犹豫。

“殿下那边的事情你们可查出半分头绪吗,这才是现下的当务之急。而不是考虑它到底该归谁养,甄平?”

“是,宗主。”

“萧景琰”只来得及看他一眼便被甄平火速带出屋内。

一路上,他的心里不知怎的,有些泛酸。

 

3

萧景琰第三次醒来时,他几乎是立刻就确定了自己的身份。

一颗橘子。

为什么会这么迅速呢?

因为此刻他正被梅长苏握在指尖递给眼前的蒙挚,“挺甜的,吃一个。”

?!

 

幸好蒙挚并未接过,只是重重的叹了口气,愁眉苦脸道:“小殊,这都什么时候呢?你还想着橘子的事情?”

“我能怎么办,该查的我都查遍了。可是景琰他还是昏迷不醒,我能有什么办法?”梅长苏怦怦的收回手,无奈的说道。

我是怎么昏迷不醒的?

等下,蒙挚称他什么?

小.....小殊?

萧景琰一时间有些僵硬,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虽然现在他只是一颗橘子。

梅长苏将他放回竹框中,接着话头:“前几日晏大夫被我遣去王府瞧了瞧,回来之后便闷在房内一言不发,见到我更是脸色铁青,就连药都比往日苦上好几分。可我一向是乖乖服药,怎得又惹他老人家生气呢?”

蒙挚见状,安慰道:“晏大夫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若是有疑问大可问他便是。哎,小殊,你省着点.....”


梅长苏抬头白他一眼,随手抓起一颗橘子扔向身后正吃得津津有味的飞流。

“飞流!”



被飞流握住的“萧景琰”忐忑万分,心想如果自己就这样被吃掉,会不会永远都回不去?

他越想越后怕,便在飞流的手中来回滚动着。飞流一个不小心没抓好,“萧景琰”从他的手心跌在地上,虽然有些疼痛但他不敢耽搁万分,急忙驱赶着自己圆滚滚的身子快速逃离魔爪。

“苏哥哥,橘子,跑!”

梅长苏闻讯转过头,便见到一只黄澄澄的橘子正歪歪扭扭的从屋内滚向屋外,正好撞在给他送药的晏大夫的脚边。

“萧景琰”被撞得有些头晕,迷迷糊糊中被人拾起,再一次昏过去之前,他只听见梅长苏从未有过的惊呼:“晏大夫你说什么,景琰在我这里?!”

真好,长苏,不,该称你为小殊。

你终于发现我了呐。

 

4

萧景琰又一次苏醒时,他觉得这样的状态其实也不错。

至少长苏不会在他的眼皮底下消失。

至少自己还能时时刻刻陪着他。

至少自己不会再次弄丢了他。

至少自己,还能看着他。

说不定,还能看着他变老。

 

晏大夫进来送药的时候,梅长苏苦笑着问道:“晏大夫,景琰他醒了没?”

晏大夫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梅长苏环顾屋内,举起药碗一饮而尽。

“若是我没有旧疾复发,若是他不亲自试药,若是没有那株草药......该多好?”

“你小子.....唉。”

“......晏大夫,他会醒来的吗?”

“会的,一定会的。”

 

萧景琰想起来了。

他不是伤寒,而是中毒。

长苏的药对于他自己来说是解药,可对于任何正常人却是一味毒药,毒性如何,如何解毒,都不曾有前人记录过。

是他自愿以身试药,只为求得那人平安痊愈。

也是他自己在察觉到不对劲后,封锁一切消息,只为让他安心养病。

心甘情愿,不悔不怨。

 

 

5

“听天由命吗?”

“是”

“这药还真如其名。”

“没良心的,你要相信他。”

“好”

 

 

6

在得知消息后的第一时间内,梅长苏不假思索的选择从密道直接过去。

他一刻都不想浪费。

幸好,有人开门。

幸好,是他。

幸好,他回来了。

两个兜兜转转不停错过又重逢的人此时正紧紧抓住对方的双手,谁都不想先放,生怕这一幕竟是自己幻想出来的。

萧景琰痴痴的看着对方,初见时的情景又重现于眼前。


梅长苏觉得,千言万语也比不过这一句。

这是他此生听到过最动听的情话。

 

END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月如钩

从那时金陵飘雪到如今雾漫山冈,所爱所思所感所念之人,是天涯还是咫尺?

很高兴见到你,我的故人,我的新友

新春刀糖战2.0今日开台!

二十二天的时光,产出群陪你一起度过!


评论(6)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