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产出靖苏了吗

靖苏产出群活动专用lo |群号:168702195 欢迎太太们入群一起玩耍,申请时请备注昵称和技能点 么么哒

【靖苏/原著向】秦淮旧雨

匿名发布

 关键词:城墙



【一】

金陵城的城墙已经很老了,至少,比武英殿的龙椅还要老些。

林殊常拽着萧景琰走街串巷,走遍了金陵,活动范围就开始往郊外发展,城墙是他们的必经之地。彼时他们年纪尚小,路过城墙时只知道仰头叹一句“真高啊”,然后便匆匆跑过,追逐玩闹去了。他们不曾想过登上城墙去看一看,因为那时的他们无意了解,远方究竟有多远。

【二】

三月落雨。林殊最是喜欢这样的天气,每每雨后看到路上的小水洼中积满了水,总要拉上萧景琰一道兴冲冲地奔过去,然后再趁萧景琰不备狠狠一跳,溅他一身的水。开始萧景琰还劝他别弄湿了衣服,小心着凉,但不一会儿自己的衣服却先被弄湿了,于是他十分不甘心地闭了嘴,也狠狠一跳,把水溅回去,两人你来我往的能闹个大半天。

所幸少年人身体强健,一场润如酥的小雨不至风寒,只需玩闹后及时擦干了水,第二天依旧活蹦乱跳。

这样闹着闹着,便闹过了他们的人生中最无忧无虑的年华。

某一日,两人心血来潮爬上了城墙,一面极目望远,一面擦拭着手中的弓。他们谈论着自己即将前往的北方战场,和想象中的大漠孤烟。

突然,天空中落了细雨,两人于是跑到城楼下避雨,林殊安静地望着雨幕中的金陵,抬手接了几滴从屋檐上滑落的水珠,垂眸问道:“景琰,你喜欢金陵的雨天吗。”

萧景琰其实对雨天无感,毕竟只要和林殊在一起,无论什么天气都是闹腾快活的,可他从未在这个跳脱的少年眼中看到这样的沉静,他有些害怕,但又说不上来为什么。他期盼他笑一笑,于是尽量欢快地答道:“喜欢啊,你呢?”

林殊没有笑,而是望着茫茫雨幕,低声道:“我也喜欢。雨中的金陵,最像金陵了。”

后来萧景琰回想林殊的这一句话,总觉得那时他似乎已经看破了什么。毕竟,雨能洗净一座城,就连皇宫也不例外。在那短暂的时间内,金陵干净而纯粹。

【三】

萧景琰由黎纲引入苏宅中,与他一道穿过回廊,便看见梅长苏立在屋前廊下,望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出神。那一瞬,萧景琰在遥映冰雪的江左梅郎眼中看见了暖意,就像火一样,明亮炽热。

见他过来,梅长苏立刻俯首长揖,萧景琰点了点头作回礼,顺着他刚才的目光望去,恰好,看见了廊下的一个小水洼,绵密的细雨揉碎了水中倒映的天。

萧景琰心神一动,转头问梅长苏道:“先生也喜欢雨天吗?”

梅长苏微微一怔,并不作答,而是恭谨地回问道:“殿下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他何尝不清楚萧景琰话中的“也”是何意,但他绝不能痛快地答。

萧景琰闻言不再看他,神情有些恍惚地回身一步一步走向廊下的水洼。梅长苏心下了然,低眉苦涩地微微一笑,而后迅速恢复了一贯淡然的神色,开口劝道:“殿下,进屋吧。”

然后他便在猛然回身的萧景琰眼中看见了不甘。他太明白他的不甘了,那是故人蒙难而自己无能为力的悲愤,那是在故人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没能陪在他们身边的痛楚,可叹这十三年的隐忍在看到一汪水洼后就这么轻易地尽数暴露在一个谋士眼中,偏偏,这个谋士又是为数不多的,真正懂得靖王的人了。

梅长苏于是温声又道:“殿下的衣袍繁复,若是被雨弄湿了,易着风寒。”

他们都不再是当年那个一挽裤脚便能在雨中闹个尽兴的年纪了,萧景琰总要习惯的。

萧景琰眼中的不甘渐渐归于平静,但梅长苏却注意到,他握紧了拳,就像他能注意到梅长苏搓着衣袖的手一样。

梅长苏想叹些什么,又觉得没那个必要。

谁人不可叹呢。

【四】

梅长苏从未想过以林殊的身份与萧景琰相认,他不愿萧景琰失而复得,得而复失,然后再花上后半生徘徊在过去。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好了。

可他们后来还是相认了,梅长苏看着手里的鸽子蛋和一旁的冰续丹,若有所思。

【五】

萧景琰来了苏宅。苏宅的灯光一如既往的柔和温暖,江左盟众人往来其间,飞流正兴冲冲地飞向厨房,高声喊着“吉婶”。

梅长苏温和地笑着,站在廊下,远远望着回廊上渐行渐近的萧景琰。月光洒在那人身上,只见他半披了青丝,广袖微扬。

“景琰。”他低声唤道。

萧景琰已然忘了自己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向他,只记得自己将梅长苏拥入怀中时,感受到这具一向冰冷的躯体终于有了温度。

梅长苏抬手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随即笑道:“那次你看到廊下的水洼,巴巴地走过去,我还以为你要跳呢,哈哈哈……”笑着笑着,突然闷声咳了几声。

萧景琰立刻伸手替他顺气,皱眉道:“还笑,在风口站了这么久,快先回屋。”

梅长苏却摆手道:“这人生……乐一天,便少一天啊。”

萧景琰一愣,抬眼看他,那人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恍然间,萧景琰似乎看见梅长苏的脸与记忆中林殊低眉沉思的模样重合在一起。

他早该认出他来的。

萧景琰觉得有些话几乎要冲口而出了。是什么话呢……他一时捋不清,但他知道这些话该去哪里说,于是他替梅长苏披好裘衣,牵着他出门上马,径直往城门的方向去了。

夜晚,城墙上的风有些急,萧景琰伸手替梅长苏紧了紧狐裘,又将自己的披风解下替他加上。梅长苏皱眉要推辞:“你别冷坏了。”

萧景琰摇头道:“不碍事的,你不觉得冷,我便也不觉得。”言罢,他转头安静地看着远方空阔的原野,夜晚,茫茫的一片。梅长苏也随他的目光看去,身后是温暖的万家灯火,前方却是寒风阔野。他不由地朝萧景琰靠去,两人紧紧挨在一起。

梅长苏忽然想到,今后他不在的那些日子,萧景琰要这样独自面对黑暗,他一下心疼得不行,便抬手将萧景琰的披风分了一半给他,将两人裹在一起,正待说些什么,却听萧景琰开口喃喃道:“你这一走,金陵于我便是空城了……”

“你一定会得胜归来的。”萧景琰又道。

梅长苏沉默半晌,抬手拥住了他,那是一个林殊式的拥抱,纯粹有力,但又带着梅长苏的千回百转。

【六】

三个月一眨眼便耗尽了。

梅长苏不知已经拼杀了多久,身边敌军与己方将士一个接一个倒下。

我答应了景琰三月后必定得胜归来的,他想。

可是金陵太远了。

他太累了,累得想立刻睡过去。

陷入黑暗前,梅长苏想起少年将军往来沙场的时日,敌人的血溅在他的脸上,那是温热的,人间的温度。

【七】

萧景琰年复一年地站在城墙之上,回望江山,不知自己还要独自一人走过多少年岁。无数个夜晚,他都萌生过一走了之的念头。他想去找他。梅长苏,林殊,谁都可以,找到一个,便是一个。

可是这辽阔的土地上,毕竟染了他的血,梅长苏的,林殊的,二者皆有,叫萧景琰不敢轻易抛下。于是他无数次爱恋而厌恶地望着这一方土地,握着拳一步一步从城楼走向大殿,埋首奏折堆中。日复一日,鞠躬尽瘁。

往来沙场的少年将军,翻云覆雨的江左梅郎,最终不过是苍茫大地上的一抔黄土罢了。

明白萧景琰的人都已经不在人世,只剩他自己一人瑀瑀独行,而他终究也要走的。一切仿佛一场无边大梦,梦中的过客向来孤独。

这些,萧景琰明明清楚得很。

可我为什么还是那么难过呢。他不解地想着。

【八】

不知道这是萧景琰人生中的第几个三月,小雨淅淅沥沥的落在金陵城中,润湿了归人的眼眸。

他似乎看到天尽处,朦朦胧胧的细雨中,白衣客卿执一把天青色的伞,驻足回眸,冲他遥遥一笑。

【九】

此时,远在廊州的梅长苏正缓缓放下药碗,看着身边刚问了他话的蔺晨一字一句地答道:“金陵的雨…太凉了。”

他顿了一顿,望着窗外渐渐飞远的信鸽,又道:“他会来找我的。”

【十】

后来春雨落金陵,只君一人雨中停。①
————————————————————
注①:原句出自网络,全句为“后来春雨落汴京,只君一人雨中停。” 


评论(13)

热度(141)